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

教育硬件厮杀正酣:华为、苹果争夺小天才市场,有玩家在内卷中消失

2022/12/26 15:50:30 0人评论 313680 次

仅儿童手表一项,就可以为小天才创造超过30亿元的年营收,儿童手表的市场潜力可见一斑。

来源:时代财经

教育公司转型进入深水区。

被看作拥有千亿市场的教育硬件赛道,涌进了各路玩家。以苹果、华为、小米为代表的手机厂商,以海尔、创维为代表的传统硬件厂商,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以及以读书郎为代表的老玩家,加上K12业务急剧收缩的教育公司,构成了这一赛道的主要选手。

在玩家扎堆入局的同时,原有竞争格局被不断打破和改写。谁能撬动2亿中小学生家长的心智,谁就能在这场竞争中获得主动权。

华为、苹果进军,小天才市场缩水

家住河南的陈文文(化名)给刚上一年级的弟弟买了一块儿童智能手表,“能接打电话,爸妈能查他的定位,能听歌、听故事。”

走在放学路上,小学生抬起手腕给家长打电话、在超市用智能手表扫码付钱的场景屡见不鲜,儿童智能手表已经成为小朋友们手上最常见的电子产品。

在刚刚过去的冬季发布会上,华为发布了旗下新款儿童智能手表5X系列,并搭载了华为教育中心APP。2016年,华为首次推出儿童手表产品,售价仅688元。而5X系列作为旗舰机型,一举将起步价抬升至1598元,其中,华为儿童手表5X Pro的价格为1998元。

无独有偶,在今年9月,苹果也推出了新款Apple Watch SE 二代,售价249美元起。在发布会前,有外媒消息曾透露,苹果今年或将发布一款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手表产品,且已经花了大约三年的时间为 Apple Watch 完善家庭设置功能,包括电话、消息、应用、位置共享等。

新款Apple Watch SE 二代虽然未明确表示是为儿童定制,但也被不少“果粉”看作是最适合作为儿童手表替代的产品,因其价位较低,且对网络的访问有限,可以通过家庭功能对手表进行远程管理,也可以共享定位和父母通话。这与市面上主流的儿童手表产品功能几乎一致。

苹果和华为两大穿戴巨头在儿童手表领域的发力,也从侧面证明了“小孩子的钱最好赚”并不是一句空话。

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我国儿童智能手表需求量从2015年的800万件增长至2020年的2990万件。面对飞速增长的用户需求,儿童手表这一细分品类也涌进了越来越多的玩家。

目前,在国内儿童手表市场中,以小天才居首。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统计,2022年第一季度,苹果以36%的市场占有率位列全球智能手表市场之首,小天才以3.4%的市场占有率位列全球第七。

尽管前面还有华为(7.2%)、小米(5.0%)等国内厂商,但小天才是唯一一家仅以儿童手表品类冲到前八的公司。而从2021年数据来看,小天才的全年出货量为637万块,仅次于苹果、三星、华为,名列第四。

小天才儿童手表的价位在300元-2500元不等,以京东销量最高的产品单价500元来计算,仅儿童手表一项,就可以为小天才创造超过30亿元的年营收,儿童手表的市场潜力可见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与去年第一季度相比,小天才的全球市场份额从4.9%缩水至3.4%。面对苹果、华为、小米等公司的扩张,小天才国内龙头位置并不安稳。

多方跨界抢滩教育智能硬件

智能手表仅仅是面向儿童和青少年的智能硬件中的一小部分。

事实上,回顾2022年,随着“双减”意见后学科培训业务规模急剧收缩,在原有的教育基因上,推出学习相关的智能硬件成为教育公司选择的主流转型方向。新东方、好未来、作业帮、掌门教育等公司持续推出硬件新品,小步快跑。

今年9月,好未来旗下学而思推出了智能教辅工具“学拍拍”,家长或学生把题目拍下来,就能获得对应的题目讲解和知识点,在京东上的优惠价为1499元;新东方也在双十一期间上线了价格169元的电子单词卡,并在官网首页上单独辟出了智能硬件一栏。

两家头部公司均未披露硬件带来的成绩,不过据《电厂》报道,智能硬件被新东方认为是一个风险很低的新业务,短期内也并不指望这块业务可以弥补业务调整带来的损失。

在招聘网站上,时代财经注意到,新东方、好未来、作业帮等公司也在持续招聘教育硬件相关的人才,例如产品经理、研发、供应链等岗位。

学习平板、词典笔、智能台灯、AI学习机、电子单词卡、错题打印机、故事早教机等一系列围绕孩子学习和生活需求的硬件产品,还吸引了网易、科大讯飞等科技公司,以及联想、海尔等硬件厂商竞相入局,想要来分一杯羹。

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告诉时代财经,在教育公司以外,今年在智能硬件产品上值得关注的还有不少跨界玩家的加入。“一方面,主营业务不是教育的,像小米、华为这样的公司,开始开发自己的教育类产品;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发展,还有一些传统硬件厂商像创维、海信之类的,在有了自己的生态系统之后,对教育内容及产品的倾斜力度加大。”

时代财经注意到,不少大众熟悉的家电品牌已经加入到了这一赛道。

今年8月,海尔兄弟C1词典笔正式推出。海尔方面还表示,目前已经完成智能学习桌椅的产品矩阵搭建,未来将打通全系产品产业链。联想也在今年3月推出了天骄智能AI词典笔、天骄一体电脑、护眼台灯等一系列产品。创维在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上线了电子教育旗舰店,整合开售旗下点读笔、学习机、学习平板等产品。

在姚玉飞看来,这些厂商开发出来的具有一定教学功能的硬件,实际上是基于“双减”后家长和学生“学无所去”的需求而诞生,所以硬件的学科属性比之前更强。

事实上,教育智能硬件也给外界展示了丰富的想象空间。摩根士丹利发布的研报《2030年中国教育市场展望》显示,学习设备市场将以14%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2030年,将达到1060亿元的市场规模。

作为赛道内的领先选手之一,网易有道在2022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提到,旗下以词典笔为代表的智能硬件业务营收3.57亿元,同比增长40%,其八月份推出的词典笔 X5 销量已经超过10万台;科大讯飞也表示,2022 年上半年,其AI学习机销售额增长超101%。

有玩家在内卷中消失

2022年,拥有二十多年历史的读书郎,在经历三次IPO后,也终于登陆港交所,被冠以“教育智能硬件第一股”的称号。而读书郎的上市,也被不少业内人士解读为教培行业资本化的风向标。

随着入场玩家的增多,教育智能硬件的内卷也随之而来。

以电子单词卡为例,今年3月,作业帮率先推出一款以“墨水屏+在线词库”为亮点的背单词产品。该公司产品负责人王西此前表示,在一代产品发售两个月时间内,行业快速进入瓶颈期,有超过60个品牌推出相似的产品,“变大尺寸、屏幕,扩大内存,不断堆叠硬件规格和参数”。作业帮自己,也在7月份再次更新二代单词卡,增加了真人发音等功能。

据时代财经观察,尽管玩家背景各不相同,但最终呈现的硬件产品功能大同小异,学习机、词典笔、电子单词卡仍是主流选择,当某家公司推出新品后,其他公司则会迅速跟进,扎堆推出类似产品。

“一方面,我国供应链体系非常完善,基本上你只要看到一个产品,短时间就会出现类似产品;另一方面,这些产品确实没有太高的壁垒。”姚玉飞坦言。

事实上,在教育硬件领域,已有产品在内卷中消失。曾经风靡一时、由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率先推出的“大力智能灯”,一度引发教育行业的“造灯”潮流,腾讯、阿里、网易先后入局,作业帮、猿辅导等公司也被曝立项。

据雷锋网报道,在大力早期补贴政策下,成本四五百元的学习灯,实际售价仅699元,其2021年的营销费用却达到了4亿元,可以说是卖一台亏一台,尚未跑出盈利模式。今年6月,字节被曝大幅裁撤教育团队,智能灯也随之隐身。

业内普遍认为,与教育公司和互联网公司相比,传统硬件厂商的优势在于线下渠道。

时代财经注意到,针对线下渠道,教育公司也使出了浑身解数。

招聘平台上,网易有道、好未来、作业帮等公司持续招聘区域渠道销售。同时,部分教育公司还以进校讲座的形式变相带货,在讲座主讲老师的招聘中写着,要求“负责小、初、高学部家长讲座内容的产出,为讲座带来硬件的销量负责”。

“硬件本身是渠道的生意,品牌差异性并不大,用户很难感受到1000块钱和2000块钱产品的差异。而所有硬件产品的核心问题是内容是否好、粘度是否高。”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陈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姚玉飞也表示,教育公司在智能硬件中的核心竞争力,在于长期教育内容的积累,家长对于品牌的认知度有限,“还是看能有什么样的产品解决自己对应的痛点”。

至于市场竞争,在他看来,国内市场天花板较高,以科大讯飞和网易有道为例,两者近年在教育硬件上增速明显,“只要自己渠道和产品足够多的话,还是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