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

资产曾超70亿,如今500万都不还!预重整获12亿投资,*ST豆神能否起死回生?

2023/7/12 15:58:11 0人评论 262618 次

严重资不抵债,豆神教育是否存在重整价值?

来源:时代周报

监管函与重整投资协议同一天披露,挨了板子后的*ST豆神(300010.SZ)向市场奉上“甜枣”。

7月10日晚,*ST豆神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协商引入的重整投资人窦昕、浙文互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文互联”)、北京福石重整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福石”)、上海玖仲睿合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玖仲睿合”)签订了《豆神教育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预重整/重整投资协议》(下称《重整协议》)。

重整的关键投资人窦昕是谁?

根据*ST豆神2022年年报,窦昕为中国国籍,1983年生,2008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2009-2014年联合创办北京高思教育集团,担任董事、副总裁。2014-2015年担任北京巨人教育集团董事、高级副总裁。现任豆神教育董事长兼CEO。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重整协议》约定豆神教育以现总股本为基数,每10股转增约13.8股,窦昕、浙文互联、北京福石、玖仲睿合将分别受让4亿股、9667万股、1.4亿股、3.48亿股股份,对价分别为3.2亿元、1.45亿元、2.1亿元、5.22亿元,总交易价格合计近12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浙文互联实际控制人为浙江省财政厅。

豆神教育在公告中表示,“支付的资金将用于支付破产费用、共益债务及清偿各类破产债券,如有剩余则作为豆神教育流动资金,是公司重整成功的重要基础。”

《重整协议》中还提及,窦昕确认并承诺,豆神教育2024年、2025年、2026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00万元、8000万元和1.6亿元,或三年归母净利润合计不低于2.8亿元。若未达到上述标准,未达部分由窦昕以现金补足。

截至2023年3月31日,窦昕持有*ST豆神7.11%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重整后窦昕是否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控股股东?时代周报记者致电*ST豆神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称,“要看后续情况发展。”

立思辰“变形记”

有对赌、有资金方还有窦昕,这份剧本似曾相识。

2021年1月,豆神教育披露公告称,公司以2.5亿元的价格出售子公司江南信安全部股权,原因是“分拆其他跟大语文关联性较弱或无法对大语文教育业务进行赋能的相关业务”。而豆神教育最初收购江南信安时,可是开出了4亿元的高价,如今2.5亿元出售接近打了对折,实属“高买低卖”。

更令投资者一头雾水的是,豆神教育出售江南信安居然要与对手方签对赌协议,不达标还得补偿。

如此奇葩的操作自然引来了监管的关注。豆神教育在问询函的回复中大夸特夸子公司江南信安的各种“优秀”,如“预计未来3-5年内业绩将保持不断增长”“市场知名度较高”“客户基础稳定”等等。既然如此优秀,为何要低价贱卖?

类似的“高买低卖”操作,似乎已成了豆神教育的惯用手段。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财报发现,在窦昕来之前,公司名字为立思辰。2012年开始,公司从信息安全行业逐步转型为信息安全、教育双主业。当时,立思辰的教育主业选择的是最火热的K12赛道,而转型的方式更为直接粗暴——买。

同花顺iFind显示,2012年至2018年间,立思辰在收购上耗费超50亿元。2016年,立思辰斥资32.1亿元收购江南信安等6家子公司,当年年底商誉飙升至36亿元。合并报表后,立思辰业绩大涨,暂时掩盖了高额商誉的风险。

2018年是立思辰的转折之年,窦昕正式加入。

2018年,立思辰以11.8亿元的价格分两次完成了对聚焦大语文业务的中文未来的收购,并且约定中文未来创始人窦昕以60%的所得收购款购买公司股份,成为公司二股东,8年内不得离职。

官网显示,作为“A股上市公司豆神教育公司(原名立思辰公司)总裁”的窦昕,还有着“大语文理念的创立与实践者”的头衔。窦昕曾向媒体公开表示,豆神教育与立思辰结合,是非常好的选择。

“因为如果我们是被一家干教育培训的机构收购,大语文很难得到这么纯粹的发展。而立思辰原本是做信息安全的,然后转型教育,因此它以大语文为新的希望。董事会与池燕明董事长尽力搭台,我们来唱戏。这样大语文就有了保障和支持,也有了发展的空间。”他说。

收购了窦昕团队后,立思辰在2018年开始业务分拆,将过去收购的非大语文业务应卖尽卖,原主业信息安全业务以5.1亿元价格转让出售,同时计提了10亿元的高额商誉减值,导致当年公司净利润巨亏14亿元。

2019年6月,窦昕成为立思辰总裁。2020年,立思辰更名为豆神教育,但因为“窦”和“豆”同音,市场一度认为豆神教育带着窦昕浓浓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2021年10月15日,公司第一大股东、原董事长池燕明离任,窦昕正式成为董事长。

是否存在重整价值?

从立思辰到豆神教育,从信息安全到教育业务,显然上市公司已经从里到外完成了“换装”。但“换装”后数年,豆神教育业绩并不理想。

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2年,豆神教育总资产从73.54亿元暴跌至23.83亿元,总负债从39.00亿元微跌至30.91亿元,资产负债率从53.03%飙升至129.71%,严重资不抵债。加上教培行业赛道收窄,K12业务被迫关闭,无法抵御风险的豆神教育走在退市边缘。

2022年财报显示,豆神教育业务分为智慧教育服务业务、公益课堂业务、艺术类学习服务业务以及直播电商销售。过去三年,豆神教育累计净亏损已超38亿元,2023年一季度仍未扭亏为盈。

豆神教育此次的重整也源于没有清偿债务。2023年3月31日,豆神教育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第一中院”)送达的《通知书》及(2023)京01破申280号《决定书》,公司债权人佟易虹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北京第一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并申请启动预重整程序。为降低重整成本、提高重整成功率、有效识别重整价值及可行性,北京第一中院决定对公司启动预重整。

根据豆神教育披露的《关于公司被债权人申请预重整暨法院决定对公司启动预重整公告》,佟易虹与豆神教育于2019年6月10日签订《借款合同》,合同总金额为500万元,并就借款利率及期限等约定达成一致。截止目前,申请人已履行上述合同约定的全部义务,公司尚未清偿申请人对公司享有的合法到期债权,债权金额为本金人民币500万元及相应利息。

500万都不还,加之连亏多年,豆神教育是否还存在重整价值?

根据《重整协议》,豆神教育的未来大概率仍然是窦昕掌舵。但豆神教育近年来连续蹭热点的操作,也令公司在资本市场中的声誉每况愈下。

今年4月,豆神教育在2022年报中表示,“公司计划将与字节跳动联合发起‘字节跳动教育产业联盟’。”5月31日,字节跳动发布声明称,“近期,某上市公司在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称计划与字节跳动联合发起‘字节跳动教育产业联盟’。经确认,该信息不实,字节跳动与抖音及旗下各业务都没有与第三方公司成立所谓‘字节跳动教育联盟’的计划。”

6月1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豆神教育就相关事项做出书面说明。6月5日,豆神教育在回函中称,“公司在定期报告及临时报告中的相关信息披露,所述内容为2023年工作计划,未对所述事项做充分的风险提示,未说明是公司单方面的合作意向,系公司相关工作人员理解不充分,存在用词不准确、工作不严谨的情况。”

此外,豆神教育还在回函中表示,“公司自从定期报告及临时报告披露以来,公司股价并未产生异常波动的情形,故不存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

然而,5月31日字节跳动事件发酵后,豆神教育股价开始走高。据同花顺iFind显示,自5月31日至7月11日,豆神教育从1.90元/股上涨至2.72元/股,累计区间涨幅为43.16%,跑赢大盘上多数个股。

对于豆神教育重整后未来业务方向问题,前述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暂不方便回应”。但市场资金“用脚投票”,似乎并不相信重整后的豆神教育能够“起死回生”。

7月11日,*ST豆神报收2.72元/股,跌9.33%。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