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

恒丰银行上市之路“坎坷”:业绩下滑、资产质量堪忧,高管频变与罚单不断

2024/7/9 16:57:12 0人评论 1741 次

业绩增长承压的同时,恒丰银行的风险指标表现也难言乐观。

2024年悄然过半,距离恒丰银行首提上市计划也已经过去了十年,但高层人事的频繁变换依然困扰着这家万亿股份行。

证券之星注意到,早在2014年,恒丰银行就首次公开透露上市计划,但期间受到两任董事长被查风波、不良率跃升、业绩波动等影响,“上市梦”迟迟未能如愿。

7月4日,恒丰银行两位副行长获得了任职资格的批复,但该行行长和监事长职位仍存空缺,加之该行面临着营收增速放缓、净利润下降、资产质量下行等多重挑战。同时高层管理团队的频繁变动和内部控制的漏洞,使得恒丰银行的运营状况和上市目标蒙上一层阴影。

业绩增速逐渐放缓

公开资料显示,恒丰银行是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前身为1987年成立的烟台住房储蓄银行。2003年,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改制为恒丰银行。

2017年底,恒丰银行启动市场化改革,2019年底剥离不良资产、引进战略投资,完成了国务院批复的“剥离不良、引进战投、整体上市”三步走改革重组方案中的前两步。

证券之星注意到,2020至2023年,恒丰银行实现营收分别为210.28亿元、238.79亿元、251.20亿元、252.7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2.79%、13.56%、5.20%、0.62%。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53.10亿元、63.81亿元、67.48亿元、51.36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703.33%、20.17%、5.75%、-23.70%。

可以看到,恒丰银行近几年营收增速下降明显,从超过50%到不及1%的营收增幅就可以看出,该行营收规模遭遇了明显的瓶颈。同时净利润增速下滑更为明显,尤其是2023年度更是出现了同比负增长。

尽管对于业绩变化,恒丰银行解释称主要原因是根据企业会计准则一次性转回递延税资产,若还原该因素后,净利润同口径同比增长4.80%。但该行近几年盈利能力逐渐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

值得一提的是,2024年第一季度,恒丰银行营业收入63.11亿元,同比增长0.8%,但归母净利润11.56亿元,同比下降19.9%,盈利能力下滑的表现首次出现延续性,这对于仍有上市计划的银行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信号。

此外,恒丰银行在2022年和2023年的净息差仅为1.68%和1.59%。根据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的数据,2022年和2023年第四季度末股份制商业银行净息差分别为1.99%和1.76%。

或受净息差水平较低影响,恒丰银行2023年和2024年第一季度净利息收入同比仅增长3.3%和-1.5%。

不良率水平不及上市银行,资产质量堪忧

业绩增长承压的同时,恒丰银行的风险指标表现也难言乐观。

影响资产质量的几项指标中,恒丰银行2023年的不良贷款为1.72%,较上年下降0.09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52.245,较上年下降0.22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1.92%,较上年下降0.07个百分点。

以不良率为例,2023年末,恒丰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72%,远高于同期全国股份制银行平均不良率1.26%。

证券之星注意到,截至2023年末,A股42家上市银行中,不良率最低的是成都银行,为0.68%,最高的是郑州银行,为1.87%;其中有16家上市银行不良率低于1%,有38家低于1.6%。换言之,对比上市银行队伍,恒丰银行不良率水平居于倒数。

而在A股目前8家股份制上市银行中,不良率最高的一家达到了1.67%,同样低于恒丰银行的1.72%。

此外,截至2023年末,恒丰银行全行总资产为1.44万亿元,而在A股25家资产规模超过万亿级别的上市银行中,不良率最高的也不超过1.7%。恒丰银行在按照资产规模的不良率对标中依然处于下风。

而资本充足率方面,A股42家上市银行中,有40家超过了12%,而恒丰银行资本充足率仅为11.92%,同比出现下降,一定程度上反映公司仍需要进行资本补充。

两任董事长曾先后被判刑,行长职位仍然空缺

在恒丰银行谋求上市的过程中,连续发生重要高管被查风波深刻影响了该行的发展轨迹。

2014年,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8年姜喜运案开庭审理,后于2019年宣判。

判决书显示,姜喜运任董事长期间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不仅存在非法收受财务的行为,甚至还将恒丰银行股份陆续转至其个人或亲友控制的公司名下,予以隐匿,共计折合人民币7.5亿余元。

姜喜运的“前车之鉴”并非惊醒后人,2017年,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后于2021年宣判。判决书显示,蔡国华在担任恒丰银行任职期间存在滥用职权获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等行为,涉案金额同样上亿。

在两位董事长相继事发的过程中,恒丰银行不仅上市搁浅,其自身资产质量也受到严重波及,以2018年位列,恒丰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635.6亿元,不良率高达28.44%。

证券之星注意到,7月4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恒丰银行的两份任职资格的批复,核准毕国器、房毅担任该行副行长的任职资格。

公开信息显示,房毅此前担任恒丰银行杭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毕国器则曾担任恒丰银行计划财务部总经理和资金运营中心总经理。

根据恒丰银行官网信息,除任职资格刚刚得到批复的房毅、毕国器外,恒丰银行还有三名副行长,分别是聂大志、郑现中、白雨石,而行长一职自两年前王锡峰离任后,其正式人选仍暂时空缺。

2020年,恒丰银行彼时的领导班子曾表示“争取五年内上市”,然而两年后的2022年8月,原行长王锡峰辞职,后转战青农商行,时任董事长陈颖也因工作调动离开,恒丰银行高层变动至今仍然没能完成新一轮组建,可以说,恒丰银行上市之路一直受到内部人事变动的袭扰。

年内多次收罚单

在人事变动问题高悬的同时,恒丰银行内控方面也频频“惹祸”。

今年6月11日,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分行因“未严格审查票据业务贸易背景真实性”罚款35万元。

证券之星注意到,除了连云港分行外,今年以来,恒丰银行大理分行、洛阳分行、嘉兴海宁支行、杭州分行等分支行均受到监管处罚,罚金在数十万至数百万不等。

5月31日,恒丰银行大理分行因“贷后管理不到位,部分信贷资金被挪用”罚款30万元;恒丰银行洛阳分行因“贷前调查不到位,贷后管理不尽职;银行承兑汇票贸易背景审查不尽职”罚款60万元;4月1日,恒丰银行嘉兴海宁支行因“代销业务不合规”罚款30万元。

其中,恒丰银行杭州分行还收到一份百万罚单,2024年2月5日,恒丰银行杭州分行因“房地产开发贷款管理不审慎,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归还项目土地款;固定资产贷款管理不审慎,贷款资金回流后被挪作项目资本金;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管理不审慎;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等多项违法违规事项被罚款380万元,另有多个相关负责人被警告。

可以看到,营收和净利润增速的明显放缓、风险指标的不佳表现以及内部治理的频繁变动,均反映出恒丰银行在整体运营和管理层面依然面临严峻挑战。未来,恒丰银行若欲实现其上市目标,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本文首发证券之星,作者|赵子祥)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