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产经

42亿元巨额负债压顶,借新还旧难!锦龙股份清仓两家券商股权,已有意向买方

2024/7/1 11:33:02 0人评论 2832 次

转型尚在初步阶段,但巨额负债以及高企不下的负债率已是悬在锦龙股份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来源:时代周报

锦龙股份(000712.SZ)欲清仓券商股权一事,或将在7月迎来新进展。

6月28日盘后,锦龙股份公告了关于东莞证券与中山证券股权转让的最新信息。

其中,锦龙股份向东莞金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金控资本”)转让东莞证券20%股权事宜,目前达成了初步意向,并签订了交易备忘录,仍在谈判协商阶段,相关尽调、审计和评估工作尚未完成。

转让中山证券67.78%股权项目仍在预挂牌阶段,锦龙股份目前已聘请证券服务机构开展尽调、审计和评估工作。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自中山证券股权被锦龙股份于6月6日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预挂牌以来,截至目前已征集到了一些意向者。

据接近该股权挂牌事宜的相关人士称,“目前只是预挂牌,征集一下意向收购者,预计在7月份结束,而正式挂牌也估计是在7月份左右。”

对于锦龙股份来说,今年的首要任务,或许就是转型。今年1月,锦龙股份公告称将挂牌转让其所持有的全部东莞证券的股权,加上此次的中山证券,若所有交易顺利完成,锦龙股份将彻底退出证券行业。

据锦龙股份相关公告,出售券商股权后,将可加大资金回笼规模,降低公司负债率和优化财务结构,有利于加快推进公司业务转型。此前4月,锦龙股份与另两家公司签订了合作意向协议,拟成立项目公司在广东地区合作开展智算中心建设及运营业务。目前,第一期项目正在推进中。

转型尚在初步阶段,但巨额负债以及高企不下的负债率已是悬在锦龙股份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近日,为核实券商股权挂牌转让情况及公司债务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锦龙股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近年来,中小券商股权转让并不鲜见,仅是今年年内就已有多起案例。对此,知名经济学者盘和林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券商是同质化竞争的行业,同质化竞争市场中,规模效应能够让券商在市场竞争中保持优势地位。”

退市压力下卸“包袱”

据锦龙股份公告,此次将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的方式转让其所持有的全部中山证券的股份,股份比例合计为67.78%。

上述接近该股权挂牌事宜的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意向者不多,都是机构投资者。“最好有个实力强劲的机构投资者使用自有资金来收购,比如地方国资。”

除了转型及负债压力,此次将中山证券的股权挂牌转让,对于锦龙股份来说也是甩掉一个“包袱”。

据中山证券财报数据,2019年~2023年,中山证券净利润分别为2.35亿元、2.60亿元、-0.47亿元、-1.79亿元、-0.94亿元,2021年以来均处于亏损状态。中山证券也一定程度上拖累了锦龙股份的业绩。财报显示,锦龙股份也是从2021年开始持续亏损,2019年~2023年,锦龙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1.44亿元、1.49亿元、-1.41亿元、-4.47亿元、-4.24亿元。

虽然连续三年亏损,但锦龙股份2022年~2023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7亿元和1.92亿元,均超过1亿元,勉强保住了上市地位。

不过,据深交所今年4月30日发布的新修订股票上市规则,其中提高了主板亏损公司营业收入退市指标,从此前的“低于1亿元”提高至“低于3 亿元”。

新规让营收不足3亿元且净利润为负值的锦龙股份有了些许压力。

不过,中山证券今年的业绩暂有回升。据上述锦龙股份预挂牌转让中山证券股权的公告,今年1月~5月,中山证券实现营业收入2.63亿元,净利润0.29亿元(未经审计)。而2023年上半年,中山证券营业收入为2.28亿元,净利润为-0.27亿元(未经审计母公司利润表)。

不仅中山证券,锦龙股份还在转让东莞证券股权,欲将手中所有券商股权出清。

2023年11月4日,锦龙股份公告称,拟转让所持有的东莞证券股份。今年1月8日,锦龙股份再度公告表示,将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的方式转让所持有的东莞证券全部股份(占东莞证券总股本的40%)。

今年3月28日,锦龙股份与东莞金控资本就东莞证券20%股权转让事宜达成了初步意向,并签订了交易备忘录。

按照锦龙股份公告内容,出售两家券商股权,可加大资金回笼规模,降低公司负债率和优化财务结构,有利于加快推进公司业务转型。

今年4月,锦龙股份与广州赛富建鑫中小企业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九章云极科技有限公司成立项目公司在广东地区合作开展智算中心建设及运营业务。锦龙股份在其中主要协助开拓市场和客户。

锦龙股份公告中称,智算中心总投资规模不超过10亿元,规划建设成两个各125台8卡服务器算力集群,拟分三期落地。目前,第一期项目正在推进中。九章云极或其指定关联主体进行总包建设。

借新还旧难以为继

目前主营券商业务的锦龙股份,欲出清券商股权,“突击”算力业务,其能否顺利实现转型还有待观察。而巨额负债以及高企不下的负债率才是锦龙股份目前最为紧迫的问题。

据锦龙股份财报,2016年以来,其每年年末的负债总额均在150亿元以上,2023年年末为153.55亿元;今年一季度末增至170.43亿元,其中长期和短期借款余额合计为 56.33亿元。2014年以来,锦龙股份每年年末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70%,其中2023年年末为77.17%,到今年一季度末增至79.30%。

据锦龙股份2023年年报,2023 年 12 月 31 日,锦龙股份(不含子公司)的未受限货币资金余额为21.57万元,长期和短期借款余额合计为55.9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合计本金余额为42.57亿元。

锦龙股份在年报中称,偿债所需要的资金主要依赖于借款融资和控股及参股的两家证券公司的分红。

锦龙股份历年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2023年,锦龙股份(不含子公司)的未受限货币资金余额一直无法覆盖一年内到期的负债,负债本金的偿还主要靠的是借新还旧,同时,锦龙股份的借款主要都是质押、保证贷款,这些贷款均需要有担保。

2023年年末,锦龙股份55.98亿元的借款中,质押、保证贷款的余额为45.66亿元。这些质押、保证贷款主要靠锦龙股份持有的两家证券公司的股权质押以及关联方的保证来进行担保。

据《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证券公司股东质押所持证券公司的股权比例不得超过所持该证券公司股权比例的50%。

截至 2023 年 12 月 31 日,锦龙股份持有的东莞证券3亿股股权用于质押融资,已达到其持股的50%,受限的账面金额为 18.18亿元;对中山证券长期股权投资的受限账面金额为18.43亿元;两者受限的账面金额合计为36.61亿元,而锦龙股份所持有的中山证券和东莞证券的全部股权账面价值合计为72.42亿元,受限比例约50.55%。

这等于卡住了锦龙股份进一步通过质押两家券商股权进行融资的渠道。

不过,中山证券的股权质押问题并不影响其股权转让交易。上述接近该股权挂牌事宜的相关人士称,“此事并不影响交易,到时候会在结构上处理好这个问题,让质押权人东莞信托同意这个股权转让交易。”

东莞证券方面,其首发上市申请于今年3月31日中止审核后,至今尚未见新动作。

一名接近东莞证券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东莞证券的资金成本较高,业务难以发展,本想靠上市来筹集低成本资金,却被杨志茂(锦龙股份实控人)耽搁了。东莞金控资本若成功拿下东莞证券20%股权,则有望扫清上市障碍。”

目前来看,锦龙股份再依靠持有的两家证券公司的股权质押以及关联方的保证来进行担保,以获取新增贷款的难度直线上升,而锦龙股份(不含子公司)在2024年还有42.57亿元的到期借款。

借款担保方陷财务危机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此前为锦龙股份提供借款保证担保的那批关联方,出了一些问题。

2023年年末,朱凤廉、杨志茂、新世纪科教、东莞市金舜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舜地产”,法人代表、董事长为朱凤廉)、东莞市新世纪英才学校(法人代表为朱凤廉)等锦龙股份的关联方,为锦龙股份提供的担保余额为45.66亿元(刚好覆盖了锦龙股份所有的质押、保证贷款),全部还处于担保期内,最晚的担保起始日为2023 年 9 月 14 日。据悉,新世纪科教为杨志茂控制的公司,朱凤廉为杨志茂的配偶。

但是,作为主要担保方的新世纪科教、朱凤廉、杨志茂、金舜地产等却问题频出。

2023年7月31日,在京东资产交易平台上有两则关于中国华融对新世纪科教等不良债权的招商公告,债权本息合计8.03亿元,抵押物涉及9930万股锦龙股份股票。

负责这两则不良债权招商的中国华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债权人和保证人都还不起钱,借款纠纷已经进入司法执行程序了,目前在评估拍卖阶段,预计一两个月内,用于债权抵押的股票就会被法院拿出来司法拍卖。”

同时,企查查显示,2024年4月17日和5月28日,新世纪科教、杨志茂、朱凤廉、东莞市锦城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和东莞市裕和实业有限公司五个主体有两次被执行的信息,执行标的金额总和为8.35亿元。

中国华融的工作人员表示,执行标的金额比债权招商拍卖本息总额多出来的部分是期间产生的利息。

另外,据企查查,金舜地产2024年4月19日被公布欠税4200万元。

这些都从侧面反映出,锦龙股份担保人的财务状况出现了问题。

为了偿债,锦龙股份于2024年2月2日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向华兴银行申请不超过10亿元的授信额度,以及向新世纪科教借款不超过15亿元。但锦龙股份拿什么向华兴银行做质押,新世纪科教能否拿出15亿元?目前仍未知。

新世纪科教已成为被执行人,为何有15亿元借给锦龙股份?锦龙股份2024年一季度的短期借款余额和长期借款余额无明显变动,这15亿元借款是不是没到账?对此,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锦龙股份,对方未予回复。

中小券商股权频繁转让

今年以来,除了“浙商+国都”“西部+国融”等券商并购案,其他股权转让事件也时有发生,其中多为中小券商。

1月30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对天津市浩物嘉德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渤海证券1.67亿股股权进行拍卖,最终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3月27日,吉林亚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拟将东北证券(000686.SZ)20.81%股权出售给长春市城市发展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9%股权出售给长春市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3月29日,长江证券(000783.SZ)公告披露,湖北国资旗下长江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计划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湖北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三峡资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长江证券全部股份,总计约8.63亿股,占总股本的15.6%,转让经审批通过并完成股份过户后,湖北省国资将成为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5月14日,该笔股权转让获得批复。

4月与5月,联储证券约1.57%股权两度遭拍卖,起拍价一度被下调。

数年前,券商牌照是不少金融机构及民营资本争抢的“香饽饽”。例如,东方财富(300059.SZ)通过并购拿到券商牌照,成功从主营股吧的互联网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券商,市值一路飙升。但近年来随着中小券商股权频繁被转让,券商牌照的价值引来诸多争论。

对此,知名经济学者盘和林认为,“券商股权频繁转让,是各家券商想要通过并购等方式,来扩大规模,和券商牌照价值关联性不大。因为券商也是同质化竞争的行业,同质化竞争市场中,规模效应能够让券商在市场竞争中保持优势地位。”

近年来也频繁出现民营股东转让券商股权的现象,其中不乏清仓离场的。对此,盘和林表示,“民营股东退出大多数是基于个人意愿,少部分是因为民营股东担忧自己缺乏合规性,又或者是担心民营股东违规影响券商未来发展。”

“股东不合规,则可能被动清退,而被动清退势必导致券商股权成交价格过低,从而导致券商市值动荡,所以与其被动清退,不如主动退出。”盘和林补充道。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