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

高管两折入股成新实控人,金智教育自曝违法收集个人信息

2023/5/3 15:20:33 0人评论 304984 次

从创业板定位来看,金智教育2022年的营收为4.55亿元,属于最近一年营业收入金额达到3亿元的企业,符合指标要求。但细看其近几年的业绩,虽然整体还算稳定,但是营收和净利润均较去年出现下滑,增长势力不足。

文/乐居财经靳文雨

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使智慧教育逐渐走入了人们的视野。作为数字时代的教育新形态,智慧教育通过科技赋能和数据驱动,正全方位促进教育变革,系统性建构教育新生态。

金智教育作为高校信息化服务提供商,已经在该领域深耕多年,并围绕高校和师生在教学、科研、管理、生活服务等各个领域的需求,不断创新高等教育领域的“互联网+教育”模式。

2020年,在结束了新三板的挂牌之后,该公司又启动上市进程,但其IPO之路走得并不顺畅。去年6月从科创板转战创业板,直到11月才经历了二次问询。近期,该公司又更新了招股书。

本次IPO,金智教育拟募资5.77亿元,主要用于基于混合云的智慧校园超融合平台建设项目、一体化智能教学云平台建设项目、营销服务网络及业务中台建设项目、产品研发及技术升级基金。

从创业板定位来看,金智教育2022年的营收为4.55亿元,属于最近一年营业收入金额达到3亿元的企业,符合指标要求。但细看其近几年的业绩,虽然整体还算稳定,但是营收和净利润均较去年出现下滑,增长势力不足。

除此之外,金智教育还存在着人工成本不断上涨、核心技术人员流失、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回收周期较长、存货逐年提高、偿债能力不佳等诸多问题。

一、金智集团退出,高管两折接盘成实控人

金智教育的前身为金智有限,2008年1月由金智科技出资1000万元成立。2014 年8月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在此期间,金智有限进行过三次增资和两次股权转让。

股份公司刚设立时,公司的大股东为金智集团,持股44.29%,此外天津明德、南京明德、王天寿及国信金智分别持股23.21%、22.50%、6%及4%。

2015年5月至2020年3月,金智教育曾在新三板挂牌五年,并发起过数次股票协议转让。新三板退市后,该公司原计划登陆科创板,但未能实现。后又转向创业板寻求上市机会。

乐居财经《预审IPO》注意到,金智教育的实控人曾出现变更。2017年6月、12月和2018年1月,金智集团分批将其全部持有的金智教育26.5%股份,转让给郭超、史鸣杰、黄坚、王天寿,总计1590万股,转让价格5元/股,合计金额7950万元。

彼时,郭超、史鸣杰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双方在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保持一致表决,维持对金智教育的共同控制。2014 年10月至今,郭超一直担任金智教育董事长,史鸣杰担任董事兼总经理。值得注意的是,郭超的另一个身份,是金智集团的股东之一,持股3.15%。

2018年7月,郭超、史鸣杰向对外转让手中部分股权,包括居然之家、恒毓投资等,转让价格高达22.5元/股。仅时隔半年,股权转让价从5元/股大增3.5倍。

相比于外部投资者,郭超等人两折入股,并成为新实控人,这其中有何文章?监管层向金智教育问询历次股权转让的原因、定价依据及合理性。

金智教育在回复问询函中解释称,此前转让价格为5元/股,是经各方协商,按照发行人整体估值 3 亿元定价;而郭超、史鸣杰向外部专业投资者转让股份,因约定了业绩承诺、回购等特殊条款,承诺 2019 年度发行人净利润不低于 8,000 万元,同时各方基于发行人未来发展前景,协商确定发行人整体估值为13.5亿元。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郭超、史鸣杰分别直接持有金智教育24.09%、16.06%股权,并通过南京明德(郭超持股60%、史鸣杰持股40%)间接持有公司10.94%股权,合计持有51.09%表决权,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除郭超、史鸣杰外,王天寿、南京明德分别持有金智教育15.26%、10.94%的股份,为持股5%以上股份的股东。

二、业绩增长平平,因收集个人信息被点名

金智教育是高校信息化服务提供商,以基于私有云和公有云架构的智慧校园运营支撑平台产品、应用系统产品为基础,为高等院校和中职学校提供软件开发、SaaS服务、运维服务、系统集成等信息化服务。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及2022年(下称“报告期内”),金智教育营业收入分别为4.75亿元、4.92亿元、4.5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7158.35万元、8032.17万元、7826.22万元。虽然能实现较为稳定的盈利,但经营业绩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增长。

此外,该公司预计2023年1-3月可实现营业收入4000万元至4600万元,同比变动幅度在106.43%至137.39%之间;归母净利润为-1860万元至-1570万元,同比变动幅度在29.07%至40.13%之间;扣非净利润为-2030万元至-1710万元,同比变动幅度在27.53%至38.95%之间。

分业务来看,软件开发业务是金智教育的主力业务,报告期内的营收占比分别为84.24%、82.08%、81.33%,均超过了80%。但该业务的营收增速并不理想,甚至在2022年出现了小幅度的下滑。

SaaS服务尽管目前规模较小,但该业务为金智教育四个业务板块中增长最快的业务。报告期内分别实现收入1294.54万元、2763万元、3181.34万元。

金智教育提到,2020 年以来,随着高校延期开学、线上办公教学,各类信息化软件产品成为高校开展管理、教学活动的“刚需”,SaaS 服务进一步得到推广和应用。

金智教育的 SaaS 业务主要包括今日校园 APP、“辅导猫”辅导员办公协同服务、“校园百事通”智能问答服务、“学生云”学生事务服务、“象牙宝”云采购平台、虚拟教研协作平台等。

乐居财经《预审IPO》注意到,金智教育的“今日校园”APP 此前曾因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收到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等相关部门的通报。

虽然金智教育表示,公司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违反了《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已经整改完毕,同时,澄清称“今日校园”APP 的盈利模式与所获取的用户信息无关。但其背后反映的信息安全问题仍然让人担忧。

三、人工成本不断上涨,核心技术人员流失

金智教育所处软件行业对人力资源的依存度较高,人力资源成本是其作为软件服务提供商的主要成本。

报告期各期,公司营业成本中的人工成本分别为9434.27万元、9733.79万元和1.01亿元,占营业成本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0.70%、52.27%和57.55%,呈逐年上涨的态势。

金智教育提及,近年来高校信息化行业规模持续扩大,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行业内企业的人才需求持续增加,薪资待遇随之提高。

经测算,如果营业成本中的人工成本上升5%,则金智教育2020年至2022年税前利润分别下降5.95%、5.98%和6.31%。如果未来人工成本的上升速度大于人均产值的增速,将对其毛利率和经营业绩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金智教育多次强调其具体所处的高校信息化行业属于技术密集型行业,企业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技术储备、研发能力上,对核心技术人员的依赖程度较高。但在报告期内,其研发人员也大幅减少。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金智教育的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398人、396人、320人,占比分别为31.69%、30.87%、27.44%;核心技术人员数量分别为13人、11人、10人,占比分别为1.04%、0.86%、0.86%。

另外,在报告期内,金智教育还损失了3员大将。公司原核心技术人员曹坤明、李文龙、李忻均因个人原因分别于2021年8月、2021年9月、2022年10月离职。

其中,曹坤明曾任金智教育研发管理部研发经理、明德商服研发部经理,负责高校采购管理系统的涉及和开发工作;李文龙曾任研发管理部研发经历等职位,是金智教育SaaS服务产品研发团队成员;李忻均则为金智教育原公共技术中心研发架构师,在职时负责支付通、易表通系统的设计和研发工作。

四、应收账款金额较大,偿债能力亟待提升

金智教育的客户包括高等院校、中职学校以及电信运营商、银行等,根据客户需求向其提供软件开发与服务。其中,其各期来自普通高等院校客户的收入占比在90%以上。

不过,为高校提供软件开发服务也存在一定的财务风险。金智教育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高校客户信息化建设资金主要来源于财政经费,资金审批、拨付的影响因素较为复杂,客户回款周期较长。

报告期各期末,其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合计余额分别为 2.53亿元、3.4亿元和3.56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3.24%、69.15%和78.28%,占比逐年提高。应收账款走高的同时,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也逐年降低,已经从2020年的2.03降至2022年的1.31。

金智教育表示,若未来高校信息化建设资金来源不能及时到位、财政部门和高校客户进一步控制资金支付进度,将导致公司不能及时取得回款,会造成自身经营性现金流减少,并对公司的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另外,从偿债能力来看,报告期内,金智教育的流动比率分别为2.31、2.33、2.67;速动比率分别为2.17、2.15、2.45,虽然也有所提高,但整体上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另外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5.56%、34.8%、24.87%,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对此,金智教育表示,主要原因是与上市公司相比,公司发展主要靠内部积累,资金规模相对较小,公司的偿债能力亟待提升。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