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雷达财经

亏了2200亿,常州首富,申请破产

2024/7/8 10:23:14 0人评论 290 次

车建新一手打造的家具帝国,正在塌陷。

作者 | 阿布编辑 | 吾人

来源 | 融中财经

(ID:thecapital)

数周前,红星美凯龙第二大股东红星控股发布公告,因自身债务清偿困难已于6月7日正式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这距离红星控股将持有的公司10.43亿A股股份卖给建发股份,车建新失去美凯龙控制权已过去接近1年。时移世易,但困境仍未消亡。

被称为“中国mall王”的车建新,在过去30年时间白手起家,从常州金坛的小木匠,成为财富榜上的常客。而因为迈入房地产行业,2000余亿的资产变负债,短短三年时间,前半生的付出,付之东流。

上直播、做投资之余,车建新清空囤积土地、出售物业公司,割掉金科股份的权益,甚至连家具业务的实控位置也出让,一系列操作并未缓解高耸的负债。

如今,伴随红星控股申请破产重组,这位被称为“中国最富有木匠”,已经消失在财富榜中。

常州金坛“小木匠”

借来的600元膨胀千亿资产

当今的商业世界,不乏身家百亿的巨头。不同于今时今日,过去的商业战场上,大多都是寒门贵子。他们中的一大部分,并未接受高等教育,草根出身,一刀一枪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车建新也是其中的一员。

1966年,车建新出生在江苏常州的一个贫苦家庭,因为家里并不富裕,车建新16岁便辍学谋生。

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是,老车家的“祖传手艺”是泥瓦匠,车建新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是泥瓦匠。等到车建新16岁辍学准备走上社会时,家里人对车建新的“职业规划”进行了一次大讨论,母亲想让车建新做一个裁缝,家里衣服就不用愁了。

父亲听了直摇头,觉得母亲格局小了,当然是木匠好。当爹的盖房子,儿子打家具,这就形成产业链了。最终经过“家庭委员会”的一致决定,车建新成了一名木匠。

车建新很聪明,3年时间不仅自己出师,还带了5个徒弟。19岁的年纪就成了工地上的老师傅。

20岁时,车建新望着一眼看不到头的工地和未来,决定出去闯一闯,他揣着东拼西凑借来的600块钱上路了。通过几年的积累,1986年,车建新在当地开了一个家具店,取名红星木器,开始销售自己生产的家具。这一时期,他依靠着过去的手艺赚钱。

就这样,做个体户已经有11年的车建新来到了1997年。

车建新曾回忆一个红星家具转型的故事,这一年他带着女儿“赶时髦”,去吃肯德基。排队时,他望着和红星家具有点类似的红白相间的商标出神地想“肯德基能做连锁,为什么家居市场不能做连锁呢?”

这种把家具企业做成连锁的想法在当时是非常前沿的,1997年,香港刚刚回归。而家具建材市场,还处在鱼龙混杂的阶段,很多家具商品并没有流通地点,售卖方式是在集贸市场买家具。这一阶段做连锁,在很多人看来简直异想天开。

当时已创业11年的车建新毅然决定,创办国内首批家居专卖商城——红星家具城,也就是红星美凯龙的前身。“要是没有陪女儿去吃这顿肯德基,就没有中国家居商场连锁模式,就不能把国际家居垄断巨头赶出中国,那中国的家居建材行业就会沦为它们的加工厂。”车建新骄傲地说。

此后,随着时代的演进和发展,红星美凯龙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2000年,上海真北商场设立,该商场为“红星美凯龙”品牌下第一个商场;2008年,建成全球最大的家居商场,共50万平方米,建立2050馆和2500馆,体验未来家居世界;2010年,作为家居流通业的唯一代表亮相上海世博会,创立“爱家日”,成为家文化传播典范;2012年,建立第 100 个家居装饰及家具商场,成为行业内首家运营100 个家居装饰及家具商场的公司,并首次亮相米兰国际家具展。

红星美凯龙2015年在香港上市,2018年在A股上市。成为中国家居零售行业第一家同时在A股和H股上市的公司。

也正是这一年,当年的小木匠经过30年白手起家的奋斗,一跃成为常州首富,凭借着几百个自营广场,车建新的身价突破400亿,总资产高达2678亿,成为财富榜上的常客。

有人戏称,车建新是不是最好的木匠不好说,但他一定是最富有的木匠。

“中国mall王”

成于家具,困于房地产

在家具建材行业称王称霸后,市场给了车建新一个诨号——“中国mall王”。这个名字不仅说明了红星美凯龙在产业内的位置,也点出了车建新的行业霸主地位。

2015年和2018年,红星美凯龙在港股和大A上市,营收规模相当于行业第二到第五名的总和。

在家具行业做得风生水起之后,车建新做出了一个决定,进军房地产,这个决策成为他事业上的重大转折点。

事实上,家具建材行业与房地产本身息息相关。有了房子,自然就要买家具。回到2015年,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处在蒸蒸日上,日进斗金的快速发展进程中,车建新已经在家具行业呼风唤雨,他似乎希望能将自己的成功复制到房地产行业。

但深水大鱼,也有暗礁。

2018年后,车建新带领红星美凯龙在全国范围内疯狂购地,仅仅一年时间花费了1800亿囤积了20块地皮,负债率一路飙升,接近70%,趋近于企业负债的警戒线。市场开始对红星美凯龙的过度扩张表示担忧,他们认为车建新过于急于发展。但是车建新却回应道:“我们并不是急于扩张,而是太晚了!当初听从专家建议,专注于家居行业。现在看来,如果我们早些时候进入房地产市场,我们早就突破千亿了。”

车建新的房地产生意经是:依靠家具卖场,再造一个零售商场王国。

按照车建新的逻辑,上市公司美凯龙在负责家居商场持有、运营等业务拓展的同时,红星企发则利用前者的影响力,在其周边获取商业住宅项目,并负责商业地产住宅业务的开发、运作和销售。

红星系的主营业务均围绕红星美凯龙家居卖场开展,这是红星系业务拓展的敲门砖。红星美凯龙控股在其债券发行文件写到,美凯龙股份经营家居门店和自建家居建材商场的同时,依靠自身市场优势在家居建材商场附近一并获得部分其他的商住用地。

这些商住地将会建成以百货商场为主的城市综合体、商业业态为依托的住宅项目,红星企发则承担对该类项目及其周边区域项目进行整体规划、建设和运营。

这样的扩张模式之下,住宅是车建新扩张、持有商场的现金流“子弹”。自2010年,红星企发进行商业地产及住宅项目开发以来,其大部分商业地产、配套商铺和周边住宅在达到预售状态后进行销售,回笼资金用于项目滚动开发;商场部分则由发行人持有,进行招商引资和运营管理。

不过,这一商业模式“看上去很美”但内在也隐藏风险。

2020年,房地产行业遇冷。并非房地产行业出身的车建新并未发觉变化下的危险味道,反而耗费47亿重金,接手了孙宏斌抛售的金科股份。

孙宏斌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房地产从业者,他急于转让金科股份,表明融创正在回笼资金,准备迎接困难时期。而车建新则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个大便宜。

事实上,在车建新接盘后,47亿的股票已经缩水到了7.6亿,损失近40亿。有前员工批评说:“车总花了30年时间才将家居城的销售额做到了百亿,而只用了3年时间就将负债攀升到了千亿。红星美凯龙的困境完全是车建新决策的错误所致。”

从2017年至2020年,经过四年的多元板块同时发力扩张,红星控股的负债总额大幅攀升,最高点逼近2000亿元,2020年9月时,其流动负债高达1120亿元,即使在刨除预收账款、合同负债以后,短期借款、应付账款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额高达511亿元。

这时候,车建新才意识到问题所在,他开始谋划“断臂求生”。

2021年7月,车建新将红星企发70%的股权作价40亿卖给有央企背景的远洋集团及远洋资本,后者获取了红星企发下属的红星地产板块,在这之后,“红星系”就逐渐淡出了地产开发业务。

但这并未缓解红星系的资金紧张,为了求生,2023年,车建新不得不再一次通过卖股权回血,这次他找到了厦门最大国资建发股份,以62.86亿元的交易对价出让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9.95%的股份,并让出了控股权。

于是,美凯龙背后的实控人,变成了厦门市国资委;车建新的红星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退居二股东行列;阿里巴巴持股近10%,为第三大股东。

2023年年初,在建发即将入主美凯龙之际,车建新曾在红星美凯龙“目标责任大会”上反思公司“为什么走到这一步”,他认为疫情影响线下家居商场销售、房地产调控导致地产业务受影响、企业在债市的信用危机以及融资成本高等是主要因素。

清空囤积土地、出售物业公司,割掉金科股份的权益,甚至连家具业务的实控位置也出让,一系列操作之后,车建新并未意识到如今种种的缘由,是当年他做出的决定所致。

成败之间

常州首富支撑不住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建发成为控股股东后的第一年,美凯龙交出一份全面下滑的业绩报告。

根据美凯龙年报,202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5.15亿元,同比减少18.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16亿元,同比减少496.78%。

一年来,美凯龙的自营商场数量少了7家,委托管理商场数量少了9家。截至2023年年末,其自营商场数量为87家,委管商场数量为275家。

今年以来,红星美凯龙关店撤退的消息屡次见诸报端。5月,位于山西阳泉新区的“红星美凯龙全球家居生活广场”发布闭店通知书。福州仓山区会展片区的红星美凯龙福建全球家居1号店易主,商场产权方改为喜盈门。红星美凯龙邵阳宝庆商场也传来即将闭店的消息,“告全体商户书”显示,商场于2018年9月开业,将于2024年8月1日起闭店。

2024年一季度,美凯龙营收与净利再度下滑,根据其一季报,营收为21.12亿元,同比下降19.3%;净利润为-3.72亿元,同比下降322.75%。

最大的家居零售连锁商将何去何从无人能知,但更大的问题已经迎面而来。

6月,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第二大股东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红星控股”)因自身债务清偿困境,已于6月7日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申请进行重整。

不过,近年来多次“卖子求生”之后,车建新与他的红星控股仍然深陷债务危机。这位四年前还坐拥400多亿元财富的“家居首富”,已经有数十亿的到期债务窟窿填不上,他实控的红星控股账上不受限货币资金仅剩下1.1亿元。

根据红星控股的2023年度审计报告,红星控股2023年度发生净亏损271.85亿元,截至2023年12月31日,负债合计325.25亿元,短期借款13.2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7.5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借款本金和逾期利息合计60.83亿元。资产负债表日已逾期的借款本金合计为37.71亿元,截至2023年12月31日,单项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的诉讼或者仲裁涉案具体金额合计达到28.02亿元。

从红星控股这份审计报告来看,该公司显然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向法院申请重整已是最后一搏。

“我祖父随其祖父流浪到我现在的老家常州金坛,在那里扎根生活,父亲9岁那年,祖父因伤寒离开了人世,临终之时,全家人抱在一起痛哭,觉得天都要塌了……这可能是我的家族史上最惨痛的一幕,却也是后来兴旺的起点。”车建新在自己的书中写道。

如今,曾坐拥千亿市值上市公司,身价400亿的车建新,能否走出困境,再一次触底反弹,仍需时间验证。而曾经家具行业的霸主红星美凯龙,在易主后,能否走向新的时代,尚不可知。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