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主编推荐

千亿养猪大户“躺平”破产,正邦科技349亿负债谁来接盘?

2022/11/1 11:10:20 0人评论 392 次

2021年出现巨额亏损后,“正邦系”资金链持续吃紧,最终进入破产程序。

作者 | 蒲肃

来源 | 债市观察

10月的最后一周,昔日“养猪大户”林印孙的正邦系几乎陷入“全面”破产。

从“官宣”内容来看,正邦科技(002157.SZ)进入“预重整”,而全资子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已经接受法院裁定的破产重整,等待下一步债务梳理。

正邦科技相关人士表示,未来可能有外部资本介入,不排除有债转股方案的可能。

01

正邦躺平,对破产重整无异议

正式拉开破产重整大幕的时间是10月25日晚,正邦科技(002157.SZ)公告称,收到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南昌中院”)送达的《通知书》以及申请人锦州天利粮贸有限公司(简称“锦州天利”)提交的《破产重整及预重整申请书》,锦州天利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破产重整。

而南昌中院决定对正邦科技启动预重整,并指定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及上海市锦天城(南昌)律师事务所担任公司预重整期间的临时管理人。

自此,正邦科技正式进入“预重整”阶段。正邦科技同时表示,如果重整顺利实施完毕,将有利于改善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推动公司回归可持续发展轨道;但即使法院正式受理重整申请,后续仍然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并被实施破产清算的风险。如果深交所相关上市规定,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锦州天利是正邦科技的长期供应商,主要供应玉米等原料。2022年10月12日,正邦科技拒付锦州天利约927.74万元商票,后者眼看收款无望,遂向法院申请对正邦科技破产重整。

仅仅过了5天,10月30日,正邦科技再次发布“破产重整”的相关公告,这次是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和全资子公司江西正邦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邦养殖”)。

图片

债权人文杰在去年12月25日,与正邦养殖签订《猪苗及物料交易合同书》,约定文杰向正邦养殖支付500万元保证金,合同到期时偿还。

但正邦养殖未于合同约定的返还日期即6月25日向文杰返还保证金,经文杰多次催讨,正邦养殖均未偿付。10月26日,债权人文杰向南昌中院申请对正邦养殖进行破产重整。

10月28日,正邦科技的母公司正邦集团以及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有限公司(简称“江西永联”)也分别收到南昌中院发来的破产重整裁定书。

目前,正邦集团、江西永联、正邦养殖均表示对上述破产重整申请无异议,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02

资不抵债,账面资金仅2.78亿

正邦科技董秘回复投资人称,未来可能有外部资本方介入破产重整,承接债务。有投资人问到,是否会导致实控人变化时,正邦方面表示,不排除有债转股方案的可能。

目前,“正邦系”负债数额较大,已经公布的违约债务高达几十亿,朝夕之间很难妥善解决债务问题。

从债务结构来看,正邦科技目前已发生逾期的有息金融类债务本金13.84 亿元,利息约2亿元;逾期商票约12亿元;作为被告方涉及的诉讼金额约19.52亿元。以上合计约47.36亿元,而截至第三季度末,正邦科技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约2.78亿元。

图片

除了以上债务外,江西证监局还对正邦科技的违规问题开出了两份警示函,其中一份事关正邦科技违规使用募集资金。

据了解,正邦科技在2021年4月7日审议通过使用2018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1.6亿元、2019年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11.3亿元、2020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24.7亿元,总计37.6亿元暂时补充流动资金,期限不超过12个月。

但到期后,正邦科技尚有35.42亿元借款未归还,虽然正邦科技召开董事会和监事会,同意延期归还和继续使用,但仍违反《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2号——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的监管要求(2022年修订)》第九条的规定。

此外,正邦科技和母公司、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均已资不抵债。

截至9月30日,正邦科技总资产约306.64亿元,而总负债达到349.0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254.19亿元。具体来看,正邦科技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约41.92亿元,可以看出正邦科技对供应商的欠款额度较高。

而正邦集团截至今年6月30日的总资产约435.61亿元,总负债452.32亿元,净资产为负16.71亿元。正邦集团的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总资产约92.31亿元,总负债87.14亿元。

03

盲目扩张,千亿产值埋下暴雷“诱因”

“正邦系”是养猪大户林印孙一手建立的造富集团。

今年3月17日,林印孙以245亿元财富,与牧原股份(002714.sz)秦英林夫妇、新希望(000876.sz)刘永好、氏股份(300498.sz)温鹏程携手进入胡润2022全球富豪榜榜单,有人称其为“中国养猪业四大天王”。

但随着正邦科技股价持续下跌和被动减持,林印孙的财富也将大大缩水。正邦科技股价最高点是2020年8月31日的25.98元,而截至2022年10月31日收盘,正邦科技股价仅为3.5元,与2020年初股价相比下降幅度超过63%。

2020年是正邦科技的一个巅峰,当年产值首破千亿。但随后从2021年开始至今,就进入连续亏损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正邦科技净利润多年来一直持续为正,但2021年巨亏约188.19亿元,一年亏掉了十年的利润,而今年仍未为扭亏,前三季度净亏损约为76.44亿元。

也正是从2021年开始,正邦科技的资金问题开始在内部出现,子承父业的林峰曾使用员工跟投、员工贷款、养殖户贷款等方式缓解压力,甚至一度打出跨界光伏的计划,期望提升投资人信心,但这些措施均未能改善资金状况。

到2022年4月,正邦科技开始出现断料、欠薪情况;6月份,上海票据交易所数据显示,截至5月31日,正邦科技逾期金额为4.79亿元,累计逾期金额6.62亿元;7月份,媒体曝光正邦断料导致养殖场内出现“猪吃猪”的惨像......

而上述这些“多米诺”式的连锁现象,则起源于正邦科技在2019年非洲猪瘟后的盲目扩张。

2020年初,正邦科技通过2019年财报表示,“2019年是生猪价格进入新一轮上涨周期的起始之年,预计本轮猪周期的持续时间和上涨幅度均有望创出新高”。

这个判断奠定了正邦科技后续对生产规模的大幅扩张。数据显示,到2020年底,和正邦签订合作意向协议且有生猪存栏的养殖户从2702户激增到6409户。

但生猪价格却在2021年大幅下跌,对市场趋势的误判导致正邦科技巨额亏损,至今未能扭亏为盈,反而一步步陷入破产重整的境地。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