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雷达原创

西藏珠峰闹“马冬梅”式笑话,还有哪些上市公司“糊涂蛋”?

2024/4/28 19:06:10 0人评论 803 次

上市公司乌龙啼笑皆非。

雷达财经出品 文|莫恩盟 编|深海

“大爷,楼上322住的是马冬梅家吧?”“马冬什么?”“马冬梅!”“什么冬梅啊?”“马冬梅啊!”“马什么梅啊?”“行,大爷你先凉快吧。”

前面这段对话,是2015年拿下14.44亿票房的喜剧片《夏洛特烦恼》中的经典桥段。然而,这样看似戏剧性的一幕,却发生在了现实中的资本市场上。

今年4月,上市公司西藏珠峰在其发布的多则公告中频现错别字纰漏。其中一则公告中,有关董事会秘书的名字更是出现了四个不同的版本,胡晗东、胡哈东、胡啥东、胡眕东,让外界直呼到底是“胡什么东”?

西藏珠峰这样的错误很快便引起了上交所的注意,上交所对西藏珠峰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监管警示,西藏珠峰后续也发布了更正及致歉公告。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早在此次闹出“胡什么东”乌龙之前,西藏珠峰就曾多次因信披违规遭到监管。

作为此次风波的主角,西藏珠峰是一家于2000年便早早登录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上市之初,西藏珠峰主要生产高档大排量摩托车。如今西藏珠峰已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家主要业务为有色金属矿山采掘和选矿,并通过控股公司开始进行锂盐湖资源的开发的公司。

事实上,像西藏珠峰一样的上市公司“马大哈”还有许多。翻看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案例,可以看到错写公司名称、误把“临时”错写成“临死”、因单位弄错公司高管变天价薪酬等五花八门的乌龙。

“胡什么东?”A股上市公司上演荒诞一幕

4月25日,上交所向上市公司西藏珠峰下发的《关于对西藏珠峰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监管警示的决定》公告,将这样一出让人啼笑皆非的抓马剧情推到了聚光灯下。

这起纰漏百出的翻车事件,可以追溯至自西藏珠峰4月19日发布的一则公告。彼时,西藏珠峰发布了关于收到西藏证监局《关于对王喜兵、胡晗东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的公告。

在这则公告中,西藏珠峰的董事会秘书被多次提及,但该董秘的名字却出现了多个不同的版本,胡晗东、胡哈东、胡啥东、胡眕东四个颇为近似的名字,让众多投资者们摸不着头脑,还有声音调侃道,“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

据西藏珠峰后续发布的更正公告及公司此前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公司董秘的正确名字应为胡晗东。官网显示,胡晗东本科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并于兰州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香港科技大学获得EMBA学位。

梳理胡晗东的从业履历可知,其不仅仅在一家公司担任过董秘职务。2005年7月至2014年4月,胡晗东曾在西部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历任证券事务代表、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等职务。2014年5月至2016年1月,胡晗东又在上海海成资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担任特别助理。

而胡晗东加入西藏珠峰的时间节点是在2016年2月,目前胡晗东在公司担任董事会秘书、副总裁、董事长特别助理。据西藏珠峰此前发布的2022年年报显示,胡晗东当年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62.4万元,并持有公司股份8.25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公司工作疏忽,西藏珠峰于4月19日发布的前述公告及另外两则公告还存在其它文字错误。比如,把“职责”写成“职贵”、“责任”写成“贵任”、“措施”写成“措旅”、“签收”写成“答收”等。

作为上市公司对外披露信息的重要窗口,上市公司发布的公告本应保持严谨的原则,但西藏珠峰却在前述公告中出现了多处如此低级的文字错误,不免引发外界的质疑。

4月26日,西藏珠峰发布致歉公告,对相关公告中出现大量的错别字情况向投资者致以真挚的歉意。而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公告翻车事件,西藏珠峰解释称主要是因为公司工作人员直接拷贝了PDF文件的文字而未进行仔细检查复核,导致文中出现多处错别字,这才进一步造成了公司发布的公告与证监局发出的监管文书不符。

据《华夏时报》报道,当天负责发布这则公告的工作人员向其表示,“证监局发给我们的时候,已经6点多了,大家都下班了,只留了我一个人,我确实工作疏忽,直接复制了。三个文件,交易所催促我们要很快地进行披露,时间紧,三个文件九个错别字,我们认了,向投资者致歉。”

上交所认为,上市公司公告信息披露不准确,反映出公司日常信息披露存在缺陷,公司多份公告中出现低级文字错误,造成较大影响。而董事会秘书胡晗东作为公司信息披露主要负责人,对公司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和情节,上交所上市公司管理二部根据相关规定作出监管措施决定:对西藏珠峰及董事会秘书胡晗东予以监管警示。而黄建荣作为公司董事长,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也被予以监管警示。

此外,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和监管措施实施办法》,上交所还要求西藏珠峰公司及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采取有效措施对相关违规事项进行整改,并结合本决定书指出的违规事项,就公司信息披露及规范运作中存在的合规隐患进行深入排查,制定针对性的防范措施,切实提高公司信息披露和规范运作水平。

西藏珠峰表示,公司高度重视上述《警示函》所指出的问题。公司深刻吸取教训,已对董事长、董事会秘书和证券事务代表予以通报批评、书面警告和扣发绩效工资等内部处分。同时,公司将在后续工作中不断加强信息披露工作的内控机制,进一步完善交叉校对及多轮复核制度,确保不再发生同类低级错误。

屡教不改?曾多次因信披违规被监管

此次西藏珠峰卷入的“胡什么东”风波,反映出公司日常信息披露存在缺陷。而颇为讽刺的是,这些出现低级文字错误的公告,提及的正是与西藏珠峰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相关的内容。

经查,新疆塔城国际资源有限公司原持有的西藏珠峰3.5亿股股份(占西藏珠峰总股本的38.25%)于2021年7月13日被国家税务总局塔城地区税务局稽查局轮候冻结,西藏珠峰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迟至2024年1月13日才对塔城国际上述股份轮候冻结事项进行补充披露。

黄建荣作为西藏珠峰董事长,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阻碍上市公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王喜兵作为西藏珠峰时任总裁、胡晗东作为西藏珠峰董事会秘书,虽履行了一定的职责,但未能保证信息披露及时、公平。

基于前述事实,西藏证监局决定对西藏珠峰、黄建荣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对王喜兵、胡晗东采取监管谈话的监督管理措施,对新疆塔城国际资源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将相关情况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其实西藏珠峰此前就曾有多次信披违规记录。去年6月,因公司此前存在未审议及披露重大会计估计调整事项、日常关联交易事项披露不完整、未及时披露法院环评禁令等多项信息披露违规行为,上交所对西藏珠峰时任总裁王喜兵、时任财务总监张树祥予以监管警示。

据悉,2021年,西藏珠峰根据全资子公司塔中矿业有限公司部分井下建筑物实际使用情况,将其折旧年限由15年调整为3年,公司对上述固定资产折旧年限的会计估计变更事项未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2021年,西藏珠峰与关联企业中国环球新技术进出口有限公司签署委托代理业务协议书,并向其支付出国签证代办费约133万元,占公司上年经审计净资产的0.06%。上述关联交易,西藏珠峰未在2021年度日常关联交易事项中进行审议和披露。

此外,西藏珠峰实际控制公司阿根廷锂钾有限公司安赫莱斯湖2.5万吨/年碳酸锂当量产能锂盐项目被阿根廷法院于2020年2月12日判决认定暂停审核环评申请,但公司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去年12月,中国证监会西藏监管局又对西藏珠峰采取责令改正措施,并对董事长黄建荣、总经理王喜兵、董事会秘书胡晗东、财务总监张树祥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经查,西藏珠峰存在未审议披露2016年发生的部分关联交易事项,以及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2018年年报披露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科目财务数据不准确等问题。

西藏珠峰到底是何来头?

多次因信披违规被监管,西藏珠峰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雷达财经通过公司官网获悉,西藏珠峰立足有色金属资源行业上游,依托位于塔国的铅锌多金属矿山,已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中资企业在“一带”沿线国家成功投资的标杆项目。

早在千禧年,西藏珠峰就已成功登陆A股。作为西藏的第七家上市公司,西藏珠峰最初是一家专注生产高档大排量摩托车的公司。

2005年,西藏珠峰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此次调整后,公司完成了主营业务从摩托车产品及零部件生产、销售到锌、铟等有色金属的冶炼的转变。

时间转眼来到了2015年,当年8月,西藏珠峰再次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并进行了非公开发行股票购买资产,收购了位于塔国的塔中矿业100%股权。

两年后,西藏珠峰又完成了原有有色金属冶炼资产的剥离,至此公司成功转型成为一家专业的有色金属矿业资源开发商。

2018年4月,西藏珠峰联合财务投资合作伙伴,以2.067亿美元收购并私有化了一家加拿大上市公司,以全资控股其位于阿根廷的两个资源禀赋优良,开发进度领先的锂盐湖项目。经此一役,西藏珠峰正式进入新能源行业上游锂资源开发领域。

据西藏珠峰此前发布的2023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目前的主要业务为有色金属矿山采掘和选矿,并通过控股公司开始进行锂盐湖资源的开发,公司的主要产品为铅精矿(含银)、锌精矿和铜精矿(含银)。

值得一提的是,西藏珠峰将延期披露最新的财报。4月26日,西藏珠峰发布公告称,公司原本定于4月26日披露的2023年年度报告及2024年第一季度报告披露时间将延期至4月30日。

对此,西藏珠峰给出的理由是,由于部分事实还在核实,年报编制和审计工作仍在进行中,为确保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故做出了延期披露的决定。

据西藏珠峰1月末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23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9914万元至1.49亿元。而上年同期,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4.12亿元。与之相比,西藏珠峰去年的业绩预计将由盈转亏。

对于公司净利润转亏一事,西藏珠峰给出了三点原因。其一,2023 年全资子公司塔中矿业实施了矿山管理模式调整,全面替换了采掘工程承包商,对采选产能造成一定影响;其二,塔中矿业产销的精矿产品产量同比下降,且部分产品市场价格同比下降;其三,公司的外币资产(美元和索莫尼)的汇率变动造成人民币贬值,产生较大汇兑损失并计入财务费用。

细数上市公司“马大哈”

尽管西藏珠峰错漏百出的公告让外界哭笑不得,但其实资本市场中像西藏珠峰一样的“马大哈”还不止一个。

比如,2017年,科陆电子在发布的“兜底增持补充公告”中,误把自家公司的名称“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写成了“深圳市奋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而被众多忠实用户戏称为“小破站”的哔哩哔哩,也曾闹过类似的笑话。2021年3月,哔哩哔哩在港交所披露的文件中,便将公司资料表部分的公司名称“哔哩哔哩”写成了“百度集团”,英文版中也将公司名称误写成“Baidu.Inc”。

同年6月,一张格力电器发布的《2021年度第八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的截图在网上流传,文件中有关董事张伟的介绍将“1976年出生”错写成了“1976年畜生”。

因为工作疏忽,还有公司的公告传达出了截然相反的意思。2019年,因漏写一个“不”字,迪森股份“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承诺本募集说明书存在虚假记载”的描述引发外界热议。

2022年5月,上市公司和而泰披露在发布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时,“临时股东大会”被其误写成了“临死股东大会”,让人寒意顿生。更为夸张的是,类似这样的“致命”错误不止一家犯过,中航重机、洲明科技、智慧松德等上市公司都曾错写过“临死”。

除了弄混名字、错别字的失误外,还有上市公司因搞错单位而酿成董监高天价薪酬的乌龙。三夫户外在披露2018年年报时提到,董事长、总经理张恒年薪为58.92亿元,董事、副总经理孙雷年薪为49.63亿元,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周春红年薪为39.59亿元,财务总监陈翾年薪为31.69亿元……

据此计算,三夫户外一众董监高人员的合计年薪高达417.78亿元,而公司同年的营收仅为4.2亿元。像这样董监高年薪接近公司营收百倍的情况,显然不切合实际。后续公司对此进行更正,称由于工作人员失误填错单位导致错误。

此外,还有一错再错的“糊涂蛋”选手。2018年2月,激智科技发布了控股股东增持计划公告,但公告中误将公司证券简称写成了董事长的名字,并且公司的全称“宁波激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错写成了“宁波张彦股份有限公司”。更为戏剧性的是,后续公司发布了更正公告,但更正公告又错把证券简称从“张彦”改成了“300566”。

有业内人士指出,上市公司公告是向公众传递公司运营状况、重要事件以及战略规划等信息的重要渠道。从过往的案例来看,上市公司在公告中出现错漏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并不意味着类似的错误不需要引起上市公司的重视。

前述人士还补充道,上市公司公告中出现错误,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困扰,甚至可能导致信息解读的偏差。而上市公司对于公告的不严谨,还有可能导致投资者对于公司信息披露质量产生怀疑,进而给上市公司的形象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