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汽车

威马危机仍在延续:有经销商亏超80万元苦等转机,车主吐槽维修无门

2023/3/16 14:36:31 0人评论 4755 次

日前,上海市青浦区消保委发布消费警示:“威马汽车经营异常,提醒消费者谨慎购买。”

来源:时代财经

又一年315到来,汽车行业投诉维权呈现出什么新特点?哪些品牌、车型是投诉重灾区?时代财经推出“汽车315 吐槽大会”专题,一起吐个痛快。

“车子没配件,在修理厂停了几个月了。”“配件能发一下吗?半年了。”在威马风波不断背后,其掌舵人沈晖的微博评论区已被各种投诉占领。

日前,上海市青浦区消保委更发布消费警示:“威马汽车经营异常,提醒消费者谨慎购买。”

3月7日,威马发文表示,“近期全国范围内将有超过100家经销商展厅陆续恢复常态化服务”。但仍有众多车主维修无门,经销商也表示没收到配件。此外,威马工厂员工也反映从月入过万到只能拿一千多元艰难度日……

威马汽车似乎在泥潭里越陷越深,还连累了一大批曾经信任威马的人。

经销商缺少配件,车主售后无门

北京车主梁先生表示,自己2021年买的威马汽车,2022年11月故障,4S店表示缺少配件,后来4S店直接关门,售后电话也打不进去。他悔不当初:“说好终身售后,现在售后无门,钱跟打水漂了一样。” 而在投诉平台上,和梁先生类似遭遇的车主不在少数。

面对维修困境,不少车主愿意自费维修,特别是把汽车作为谋生工具的网约车车主,更是急在心头。3月14日,有网约车师傅投诉称:“威马动力系统故障需要更换电机,厂家一直不发货,说缺货没有具体发货时间。网约车每停一天都是经济损失,月供却要继续还。”

但有汽车维修工程师向时代财经表示,威马三电系统、高压系统维修门槛高,有能力维修的门店和技师很少,基本无能为力。

3月2日,上海市青浦区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布消费警示称,2022年10月起,青浦区消保委陆续接到近90位消费者对威马汽车的投诉,反映该公司经营异常、售后服务停滞、人工客服缺位等,导致购买威马汽车后无法正常进行保养、汽车出现故障后不能及时维修、客服热线一直处于忙线状态无法打通等。

“目前,威马汽车抱以回避态度,消极应对,不妥善处置消费投诉,没有拿出任何实质性解决方案。青浦区消保委认为该公司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故向广大消费者发出消费风险警示。威马汽车经营异常,提醒消费者谨慎购买。”上海市青浦区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表示。

3月7日,威马对外界高度关注的展厅复产复工问题做出了答复,称近期全国范围内将有超过100家经销商展厅陆续恢复常态化服务,为消费者解决购车与用车问题。“针对前期因供应链紧张造成部分用户售后不便的情况,威马在政府相关单位的支持下,已联系生产部门、经销部门、售后备件外包存储配送公司等,紧急调拨相关零配件尽快满足用户需求。”

3月12日,有媒体报道称,北京某威马汽车经销商已收到一批零配件,包括10个空调滤芯与专用差速器油。在零件到货后,该展厅可以进行部分简单的保养与检查项目。这是今年以来威马官方向该展厅发出的首批零件。

但从时代财经了解的情况来看,能分到配件的经销商可能并不多。

3月15日,湖北的一位威马经销商向时代财经表示,2022年11月开始就没有车卖了,现在店基本处于停业状态。展厅关着,售后安排一个人值班,只能做基础保养,因为没有配件也没法维修。

这位经销商给时代财经算了一笔账,门店租金、人工费、广告费等等,加起来已经亏损超80万元。承担着亏损,还要承担车主的怨气,经销商也感到很委屈。

“很多车主的车子出问题等了几个月解决不了,比如空调失效不能吹热风等等,来门店闹,甚至还起诉我,但厂家不发配件,我们也实在没办法修。”这位经销商表示自己仍在坚持等待转机,但究竟能不能等到,还不清楚。

究竟哪些经销商能够拿到配件,车主又需要等待多久?时代财经就这些公众关注的问题邮件采访了威马汽车方面,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

威马员工艰难度日

威马“摇摇欲坠”,员工的困境也在进一步加剧。3月15日,有黄冈工厂中层员工向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工资已经降至当地最低工资水平。作为MP序列,他们曾经轻松月入过万,如今到手不足2000元。

威马在第二轮降薪之前将发薪日从每月的8号推迟到25号,给员工还贷制造了不小麻烦,现在甚至连25号发薪也已经无法保证。“说好的25号发工资,结果又延后了几天,2月份到手只有1650元。”

另一个趋势是威马黄冈工厂在岗的人越来越少。“2月份威马黄冈工厂还有工程师和管理人员负责值班,现在也都不用去了,只剩下高层偶尔去看看。”

比工资降低更糟糕的是五险一金断缴。早在2023年1月就有威马员工住院无法报销。这位员工花费一万五千多元,黄冈医保局的答复是“要交到12月底才行,否则无法报销。”

2月25日,曾有威马员工来到厂区大门挂起横幅,要求“执行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要求是支付经济补偿金”“企业拖欠工资可耻,职工的利益谁来管,还我血汗钱”。维权的声浪逐渐消退,3月15日时代财经联系了相关员工,对方表示半个多月过去,没有得到任何解决。

时代财经同时了解到,威马黄冈工厂员工组建的一个维权群已于2月下旬被解散,群主未对突然解散群聊做出解释。

还有更多人从2月接到停薪留职通知时的愤怒,变成了淡漠。有员工表示去了亲戚的店帮忙,“生活要紧”“只能等通知,还能怎么办?”

而研发和管理层遇到的落差或会更大。有工厂管理层向时代财经表示,已经在寻找新的工作机会。“黄冈本地不抱什么希望,只能去其他城市的车企,走一步看一步。”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