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人事风向

裁员风波后,互联网大厂重整秋招:释放数千岗位,开启抢人大战

2023/8/25 15:59:06 0人评论 205406 次

大规模的招聘既是补充弹药,也是向外界传递出公司发展形势向上的讯号。

来源:时代财经

互联网大厂的秋招通道陆续开启了。

在上海一所985高校读研的郑阳(化名)本应该参加去年的秋招,但因为个人原因延毕后,她再次加入今年的秋招大军。相比去年,她发现“选择变多了”,“身边同学的求职氛围也不像去年那么消极”。

去年秋招,互联网大厂招聘规模收缩,而进入社会的高校毕业生规模却有增无减。“公司600个HC,已经收到23万份简历,研发只有300个左右”,诸如此类消息去年在各大微信群疯转。

根据“Tech星球”报道,科大讯飞去年收到约11000份外部投递的简历,还不包括内推,但秋招人数可能不超过600人。竞争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时代财经注意到,比起2023届秋招,今年(2024届)各大互联网公司的招聘动作要来得更加积极。

大厂校招回暖

8月17日,淘天集团和腾讯同步开始接收2024届毕业生的简历投递。

进行“1+6+N”拆分后,阿里巴巴旗下各业务板块可以分开参与秋招。淘天集团预计放出超过2000个岗位,面向在2023年11月1日-2024年10月31日期间毕业的同学,包括技术、设计、产品、数据等。

腾讯虽然未披露具体招聘人数,但是面向应届生和实习生提供了更为具体的招聘项目,如技术大咖、产品经理培训生、销售培训生等。而在更早之前的5月份,阿里巴巴就表示,2023年六大业务集团总计需新招15000人,其中校招超过3000人。

截止到8月22日部分互联网公司秋招情况,由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

根据公开报道,除了阿里巴巴之外,今年还有美团和京东主动披露了招聘人数。

美团校招预计招聘6000人,与去年的超5000人略有增加。京东则表示,今年将提供“行业最大规模招聘”,有超过8000个正式校招岗位和近7000个实习岗位,共计约15000个岗位。而在去年1月,京东称要在全国招聘超2万名高校毕业生。

值得一提的是,7月28日,快手针对今年秋招还举行了一场求职直播,由快手高级副总裁、研发线负责人于冰带队讲解,累计观看人数超过300万。据介绍,快手2024届校招规模较往年有较大幅度增加,也是其校招历史上工作地点涵盖最广的一次,涉及14个城市。

“24届校招真是全面回暖了。”有学生在职场社交平台上感慨。

不过,从公开信息上来看,披露了具体招聘规模的公司在减少。

而招聘规模和公司的发展速度、未来信心紧密相关。在业务急速扩张、新产品频频面世的时期,公司需要的“新鲜血液”也就越多。互联网大厂一度以“内部赛马”作为公司内竞争和试错的重要机制,这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大的员工基数来组成不同的团队。

大规模的招聘既是补充弹药,也是向外界传递出公司发展形势向上的讯号。时间倒回到2021年,包括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字节跳动、美团、小红书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大厂接二连三地公布了当年的招聘人数。

其中,百度喊出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口号,字节跳动招聘人数也接连三年上涨到高位。与之相对的是,彼时百度市值突破1000亿美元,旗下智能驾驶业务进入商业运营阶段,云业务跻身行业前四;而据外媒消息,字节跳动2021年收入增长近80%,达到617亿美元。

而到了2022年,多家大厂对于招聘规模闭口不谈,降本增效频频出现在高管的口中。校招时间也一拖再拖。去年直到9月15日,腾讯才启动2023届秋招,阿里巴巴的秋招启动时间也拖到了8月中下旬。

今年各大厂秋招时间又恢复正常。在某头部大厂工作四年的HR刘然(化名)告诉时代财经,出于企业文化、工作模式的考虑,大厂更愿意自己从零开始培养人才,相比之下,如果招聘计划缩减,往往首当其冲的是社招。

刘然表示,以自己所在的公司为例,秋招规模相对稳定,秋招的规模取决于公司的业务规划。“形势变化下,校招相对来说方向更明确一些。大家还是匹配业务战略,明年要做什么,你可能就会定向招什么样专业人才。”

大模型带火技术岗位

从具体的招聘岗位来看,技术及研发类是今年秋招的重心。

ChatGPT面世以来,像一尾鲶鱼迅速带活了整片水域。百度有文心一言、阿里有通义千问、美团有光年之外,“不做大模型落后一个时代”之类的说法不胫而走,与之相关的人才需求也节节攀升。

时代财经观察到,今年百度、字节跳动、小红书等多家公司提供的校招技术研发岗位占总岗位的半数以上。

百度在2024届校招中释出207个岗位,其中有117个岗位与技术相关;字节跳动的775个岗位中,有543个技术研发类岗位;小红书的83个岗位中,有69个岗位与技术相关;腾讯今年提供的88个岗位中,也有39个涉及技术和研发。

美团宣布技术类岗位将扩招超过50%,同步还启动了名为“北斗计划”的面向精尖校园科技人才的招聘项目,岗位包含大规模算法、大模型机器学习等领域。

这一招聘的背景是公司对新技术浪潮的重视。有消息称,以创始人王兴为首的最高决策机构S-team,对于美团内部的大模型极度关注,每隔一两周就会亲自询问大模型项目进展。

“各个公司都在储存这一变革方向上的人才,因此新增的人力诉求基本都在这一赛道,传统业务诉求比较少一点,所以从外界看来,这些岗位的占比就会相对较高。”刘然解释道。

有猎头此前向时代财经表示,大厂的大模型项目更青睐技术水平比较成熟、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不过,国内有自然语言处理(NLP)相关项目经验的技术人员并不多,核心人才有市无价。

彼时,应届毕业生尚不在招聘考虑范围内,而是以有3-5年经验的技术人才为主。随着大模型的进一步推广,相关技术应用到企业自身业务当中,落地和实践成为大模型项目的关键词。这意味着,公司不仅需要懂技术的人才,也需要对业务有深入理解的人才,自己从头培养不失为一个更经济的选择。

在今年秋招中,应届生也作为后生储备力量补充进来。例如,面向海外的阿里国际数字商务集团(旗下包括速卖通、Lazada等)AI Business项目首次开启了AI人才实习招募项目,将AI与跨境电商的选品、商品、广告投放等环节结合起来。

薪资方面,来自第三方平台的招聘信息显示,以百度为例,2024届校招的机器学习/数据挖掘/自然语言处理工程师,薪资在每月2万元至4万元间,AI产品经理的薪资在每月1.6万元至2.4万元间,都是16薪;快手的本地生活算法工程师校招薪资为每月3万元至6万元不等,同样是16薪,要求包括探索NLP等技术在实际业务中的落地。

还是“令人心动的offer”吗

不过,对于相当一部分应届毕业生来说,大厂的吸引力不复从前。

互联网上曾经流传过一阵关于大厂工牌的段子,有“xx工牌可以刷公交、地铁,还可以刷ATM机取钱”,还有“当我出示xx工牌,周围餐厅不再打九折,我知道,一个时代结束了”。“工牌梗”的出圈,也代表了不少员工对于大厂身份的认同感和优越感。

而随着互联网公司福利缩减、“35岁危机”争议不断,应届生的求职风向也在悄然发生转变。

郑阳从一开始就不把互联网大厂放在求职的首选,她过去也在头部大厂实习过,了解互联网公司的运作,也注意到了各家公司普遍增长放缓的现实。综合考虑下,她把目标放在了新能源汽车行业。

在广东某一本院校读研的张明(化名)则告诉时代财经,尽管他的专业是计算机,与大厂匹配度极高,但还是同步在关注如蔚来、小鹏、TCL之类的企业,目前进展比较顺利,既有银行研发岗的面试,也有初创公司算法工程师的岗位。“同时,身边也有越来越多同学开始关注国企、事业单位,为了更加稳定。”

“班里80%的人毕业前都考过公务员、事业编、选调生,甚至现在还有毕业了‘二战’的,都更倾向于稳定就业。”去年毕业的伊奕(化名)表示,大厂的薪资高,但是门槛也越来越高,应聘者越来越卷,不稳定性加剧,身边同学对WLB(work life balance,工作生活平衡)也越来越重视。

另一方面,以往被大学生忽视的制造业,也收获了更多目光。

《牛客2023春季校园招聘白皮书》显示,2023届春招学生中,有18%首选智能制造,仅次于互联网。但二者数据差距较大,首选互联网行业的占比为65.9%。

大厂依然位于塔尖,但攀塔与否,却不是唯一的选择了。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