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主编推荐

董事会调整,大股东易主后,能否扭转盛京银行业绩?

2022/5/19 10:37:59 0人评论 399 次

自创立以来,盛京银行已经走过25个年头,资本市场也见证了这家银行的潮起与潮落。2017年,是该行业绩最好的一年,净利润达75.5亿元。从2020年开始,该行净利润下降幅度较大,2021年时已只剩4.02亿元。

作者 | 付影

来源 | 独角金融

作为东北地区最大的城商行盛京银行(2066.HK),随着董事会的调整再掀波澜。

近期,盛京银行公告称,拟调整增补5名董事、1名监事。在此之前的2021年10月,该行大股东也经历了一次变动,原第一大股东中国恒大(3333.HK)旗下子公司两次股权转让后,如今以14.57%的持股比例位列该行第二大股东。

自创立以来,盛京银行已经走过25个年头,资本市场也见证了这家银行的潮起与潮落。2017年,是该行业绩最好的一年,净利润达75.5亿元。从2020年开始,该行净利润下降幅度较大,2021年时已只剩4.02亿元。

1

东北最大城商行董事会调整

此次盛京银行董事成员变动最受关注的,是盛京银行副行长张珺。

公告显示,张珺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辞任该行执行董事及董事会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副主任职务;张珺的辞任于5月11日生效,但其仍继续担任盛京银行副行长兼该行子公司盛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年报显示,张珺2021年薪酬为税前226.5万元。

接棒张珺的是原“建行系”高管、现年54岁的柳旭。

柳旭在金融领域超过30年的专业经验,加入盛京银行前的2021年9月至2022年4月,担任建设银行建行研修中心东北研修院党委委员、副院长。1990年7月至2021年9月,其曾担任建设银行辽宁省分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兼企业年金中心主任、行长助理、建行辽宁省分行副行长等职位。

与此同时,该行2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倪国巨、姜策也辞去相关职务,原因是倪国巨希望投入更多时间于个人事务,姜策则因个人工作安排。

2名非执行董事候选人王军、江爱国,来自沈阳国资。独立非执行董事候选人王沫、吕丹分别来自会计师事务所及知名高校的专家。

此外,该行调整增补1名监事候选人,由盛京金控提名。

2

原第一大股东恒大变“老二”两次减持套现110亿元

盛京银行成立于1997年,总部设于辽宁省沈阳市,前身是沈阳市商业银行,2007年2月,银监会批准其更名为盛京银行。2014年12月,该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目前是东北地区按总资产和净利润计算规模最大的城商行。

赴港上市一年半后,恒大显示出了相对控股的决心。

2016年2月末起的几个交易日,恒大通过全资子公司恒大集团(南昌)有限公司(下称“恒大南昌”)收购盛京银行5.77亿股H股,后来又通过两次收购,以100.68亿港元收购盛京银行10.168亿股内资股,最终坐实该行第一大股东之位。

恒大对盛京银行收购的背景,主要基于该行运营、盈利能力等判断,在当时看来,相比东北地区其他城商行,对恒大而言,实现对盛京银行的控股,也成为其构建金融版图的重要一环。

提起恒大布局金融,可以追溯到2015年。除了入股银行外,其还布局了保险(恒大人寿)、互联网金融(恒大金服/恒大财富)、小贷(恒大小贷)、支付(恒大支付)等金融领域,那几年里其声势可见一斑。

在互联网金融“风靡一时”的2015年,恒大集团成立P2P平台恒大金服,并发行理财产品,是当时盛极一时的P2P行业里的玩家之一。

2018年P2P行业逐渐被清退,恒大金服改名恒大财富,继续销售理财产品。而这一切,实则是为了缓解恒大现金流压力。

筑高楼、宴宾客、楼塌了……这句《桃花扇》中的台词,已经成为了网友最耳熟能详的句子。而这一次,摇摇欲坠的摩天大厦轮到了恒大。

2021年9月14日恒大的一纸公告显示,恒大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旗下两家子公司未能按期履行为第三方发行理财产品提供的担保义务,相关金额约9.34亿元。恒大财富董事长杜亮在与投资者沟通中称,恒大担保的未兑付理财产品规模达400亿元。目前,兑付仍在进行中。

在恒大的金融版图中,无论是资产质量还是经营上,盛京银行无疑是最成功的金融资产之一。

从业绩表现看,被恒大收购前,2015年盛京银行营收141.84亿元,同比增长26.6%,净利润62.11亿元,同比增长14.9%,不良贷款率为0.42%,远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

成为盛京银行的控股股东后,鲜有报道二者之间的业务往来。从公开的报道中,仅有恒大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曾多次将发行债券募集资金账户开立在盛京银行。

根据募集说明书,“19恒大01”发行规模达200亿元,募集资金专户开户行即包括盛京银行北京分行;“20恒大01”募集资金45亿元,资金开户行是盛京银行上海分行。

转折点发生在2020年。在地产行业迎来寒冬之时,恒大未能幸免。这种环境下,恒大于2021年10月18日分两笔减持了盛京银行的股权,分别是1.67亿股和17.53亿股,交易价格分别是6元/股和5.7元/股。按照交易价计算,两笔股权出售完成,恒大变现共计约110亿元。

至此,恒大持股比例由此前的36.40%降至14.57%。

而出售盛京银行股份,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恒大的资金压力。截至2021年6月末,恒大有息负债为5717.75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为2400.49亿元。

两次交易完成后,该行第一大股东也从民营股东变为国资股东。“第一大股东为国有股东,股权结构优化,股东实力增强”,盛京银行对此表示。

图源:罐头图库

目前,盛京银行已脱离恒大集团影响。

3

不良率3.28%,起诉泰禾、香格蔚蓝等房企

盛京银行2021年报披露显示,受经济增速放缓和疫情叠加影响,部分客户经营困难,还息能力下降,2021年该行净利润4.31亿元,同比减少65%。

截图来源:盛京银行2021年报

回顾该行以往业绩,2017年,盛京银行的净利润曾一度达到75.74亿元,此后开始下滑,2020年净利润仅12.32亿元。从近几年的不良贷款数据看,该行不良贷款率一直在上升通道。

2017年至2021年,盛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9%、1.71%、1.75%、3.26%、3.28%。

从盛京银行的贷款产品占比看,进入2019年,盛京银行房地产贷款开始迅速增长,当年房地产贷款余额为352.8亿元,同比增长约63亿元。2020年底,这一数据增至700.5亿元,另有按揭贷款482.76亿元,占全部贷款的比例合计约21.6%。

2021年盛京银行房地产贷款开始缩减,但按揭贷款仍在增长。截至2021年末,该行房地产贷款规模697.35亿元,按揭贷款余额为575.16亿元,比2020年底增加约89亿元。此外,按揭不良贷款率也由2020年的0.56%增至0.95%。

图源:盛京银行2021年报

伴随着资产质量的下降,盛京银行的信用评级也遭下调。据2021年7月末联合资信的评级报告,盛京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A级被下调到AA+。联合资信认为,盛京银行匿名客户风险暴露程度高,已突破监管限制,这可能成为盛京银行新的风险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2019年末,盛京银行最大单家非同业单一客户或匿名客户风险暴露金额分别为911.43亿元、1552.32亿元。

梳理盛京银行与地产企业的纠纷可见,2021年8月9日,因信托纠纷,作为原告的盛京银行沈阳市保工支行将三家企业告至法院,被告包括辽宁蓝卡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辽宁香格蔚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沈阳大洋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等。

此外,盛京银行对泰禾集团及其实控人黄其森、叶荔夫妇上提起诉讼,法院于2022年3月15日开庭审理此案,至于具体涉诉金额,目前尚不明确。 受部分借款企业经营现金流紧张,还款付息能力弱等影响,截至2021年末,该行净利差下降0.16个百分点至1.39%,净利息收益率1.40%,同比下降0.22个百分点。

一边是净利差收窄,一边是不良率的抬升,这是多数中小银行面临的挑战。随着盛京银行董事会成员、高管、股东的变更,接下来能否提振该行的业绩?

对此,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称,此次董事会大“换血,或许对盛京银行来说,是力争给银行发展带来新的活力,这一点从盛京银行着手发力金融科技推动数字化转型,开展多层次的社会招聘也可见端倪。

不过,他认为,短期内新股东与新董事或许很难扭转业绩数据,但是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推进、疫情得到控制、区域经济回暖后,盛京银行经营有望得到持续改善。

从资产结构的调整看,该行向主业回归明显;从资产质量的变化看,正常类贷款的占比由2019年底的93.53%稳定提高至2021年的93.76%;从营业支出结构看,计提减值损失同比减少、科技投入明显加大。

事实上,近年业绩下滑的银行不止盛京银行。

东方证券研究报告指出,从历史经验来看,当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实体信贷需求走弱制约银行资产端扩张,基建投资的逆周期发力可以为银行提供优质项目资产,缓解内需不足带来的银行资产增长压力,助力银行资产规模平稳扩张。

当董事会调整后,你认为盛京银行今年将如何扭转业绩?让我们拭目以待。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