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创投

疯狂吸金370亿!杀出189只新独角兽!蛮荒之地到处红利!投资人吐露真言!

2022/2/11 11:16:43 0人评论 15249 次

简而言之,要做好产业互联网,企业们必须秉承“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的信念,将每一件事做到极致,才有可能把握黄金十年,找到重新分配存量蛋糕的最优路径。

 来源|亿邦动力

文 | 雷宇

编辑 | 张睿

2021年可谓中国产业互联网的冲刺大年。

实体经济、产业链、供应链成为中国产业互联网主战场,产业链升级、企业降本增效、数字化转型成为企业共识。在整体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产业互联网企业“逆流而上”,一次又一次刷新融资记录。

据亿邦动力统计,2021年,中国产业互联网领域相关企业共发生投融资事件189起,平均每两天就有一起。其中,上半年85起,下半年104起,全年融资总金额超370亿元人民币。

从融资轮次来看,2021年早期项目融资居多。其中,种子轮、天使轮共计33起,A轮(包含Pre-A轮、A轮、A+轮)项目共计62起,两者合计占全年融资事件总数的32%。另外,成长期(包含Pre-B轮、B轮、B+轮)项目共发生50起,占总数的26%;中后期项目(包含C轮、D轮、E轮)共发生45起,占总数的23%。

从融资项目来看,物流、跨境电商、SaaS(包括PaaS、IaaS)赛道最热门,全年共发生融资68起,占总数的36%。工业品、医药、餐饮赛道的融资数也较2020年有明显增长,全年共发生融资23起,“吸金”能力也在稳步增长。

除此之外,2021年产业互联网领域还出现了农业、企业培训、家政、新零售、大建筑行业的融资踪迹,从侧面印证了如今产业赛道机会丛生,一片“蓝海”正待优质创业者入场。

从融资金额来看,全年亿元人民币级及以上融资事件共发生83起,占总融资数的44%。其中,上半年发生39起,下半年发生44起,且每个细分赛道上都有过亿元人民币融资项目出现。

尤其在数字化采购、工业品MRO、物流、冷链、医疗领域,过亿元融资在其赛道内占比远远过半。除此之外,据观察,融资金额主要流向各领域头部企业,且注资金额不少,“马太效应”明显。

2021年,亿邦智库独家发布《产业互联网发展报告》,主题为“看见数字化价值”。其中,亿邦智库首席分析师李夏茹认为:“产业互联网是产业数字化进程催生的新模式新业态,产业互联网让产业数字化价值得以释放与体现,进而吸引越来越多的企业以产业互联网作为战略定位。”

回顾2021年产业互联网企业融资历程,除了不少早期成长型企业精彩“亮相”外,还有多家发展成熟的“独角兽”企业,正在IPO“门口”驻足,等待最佳时机。

面对可能到来的产业“上市潮”,已经步入“黄金时代”的产业互联网企业们,该如何磨炼自身,才能证明数字化价值?当投资战线被拉长,对耐心、产业研究提出更高要求的投资机构们,又将带着何种眼光去寻找最佳投资对象?

带着这些问题,亿邦动力走访了几家投资机构,与一线投资人聊了聊,结合建筑、服装、能源等行业的企业案例和公开资料,总结了优质的产业互联网企业应该具备哪些特质。

01

产业人才最重要

当我们把“好赛道、好行业、好团队”放在东方富海合伙人周绍军面前,请他排序时,他坦言:“人才是最重要的。”

究其原因,他表示,长期浸泡在这个行业、赛道里的人,“折腾”出来的东西,是其他创业者无法弯道超车的。

“如果你本来就是干这行的,稍微赋予点互联网思维,就能为行业带来巨大变化。但如果你让互联网人来改造传统行业,他的学习成本太高,未必能成。”周绍军坦然表示。

这一观点在其他投资人身上也得到了验证。

早年间,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在谈到为何投资链家时曾说,当时我们正面临一个选择:到底是支持互联网背景的公司来改造“住”这个行业,还是押注一个拥有相关产业背景的公司来改造行业?后来我们分析了整个房地产行业,明确了一个基本原则: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必须要建立在深厚的产业基础之上,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投资了链家。

专业的事留给专业的人去做,已经成为投资圈的共识。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一级市场投资人也对亿邦动力表示,产业互联网需要非常专业,对产业有深入了解的人来做,创始人还需具备全球化视角,才能辨别机会。

换句话说,互联网企业改造不了产业链,仅有互联网思维也做不成产业互联网。“当你对产业挖得很深的时候,你的视角才会成体系化,才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投资机会。”该一级市场投资人表示。

和To C企业不同,产业互联网企业大多不直接面向个人消费者,也不强依赖于市场营销活动。相反,这类企业对产品、技术,乃至销售,都有高“垂直性”的要求。 

周绍军坦言,其实,谈产业互联网投资逻辑太虚。“投资本身就是一件很主观的事,你做5年、10年,和我做15年、20年,我们观察的企业样本数不同,做出的相应决策也不同。”

尽管在他看来,不同投资机构对于“优质投资标的”定义不同,但是否拥有一支“好团队”,尤其是创始人的专业度,是他观察企业的第一要素。“总的来说,我们希望,是由扎根在这个行业里,极其专业的人来做产业互联网。”周绍军说。

他以大乐装为例,这家致力于装配式建筑行业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已于去年8月完成超亿元Pre-A轮融资。

其创始人刘慧就曾就职于国内装配式PC主体建筑行业唯二的上市公司——远大住工和筑友智造(中民筑友),历任总建筑师、设计总经理和数字技术的总经理。

用周绍军的话说,之所以“一眼相中”大乐装,一方面是看中了CEO刘慧在业内两大龙头上市企业的工作经历,另一方面,是她对行业的洞察。

建筑业作为巨大的经济生态系统,也是最后一片“未联网,未云化”的蛮荒之地,周绍军总结,大乐装在做的,是基于原有商业模式,辅以技术迭代,让传统、原始、过度依赖人力的建筑行业“数字化、标准化”。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行云集团。这个对外界来说颇为低调的“小巨头”,隐藏在众多电商背后。

作为全球消费品供应链服务平台,行云在5年时间里,于全球42个发达国家落地了供应链体系,链条涵盖当地仓储、报关、物流、支付、营销以及动态价格和库存体系建设。

对于一件飘洋过海的海淘商品来说,从仓储、跨境支付、仓间调货、本地/跨境物流、清关、配送到售后服务,环环相扣,任一环节出现问题,用户收货就变得不可控。因此,行云通过将前端订单和后端货物匹配,在标准化流程中,让非标需求得以响应。

据了解,在创建行云之前,创始人Billy(王维)曾任中兴全球项目管理负责人,深耕海外采购多年。

Billy在分享中表示,作为全球化集团,中兴的国际项目多达4000多个,且结构繁杂。因此,过往在SOP和海外供应链方面积累的经验,都对后来行云的出现和发展,起到了助力。

“这也是为什么,他(Billy)能把海外代购这个原本不成熟的赛道做大的原因。基于行云对供应链的改造,我们认为他是一家优质的产业互联网企业。”周绍军表示。

产业互联网平台,优势就在于“向下倒逼”:它以订单、融资能力为驱动力,用终端数据倒逼生产端调整模式,通过供应链的数字化改造,优化企业协作模式。因此,对供应链“大刀阔斧”的行云,于周绍军而言,是产业赛道里的一支蓝筹股。

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姚磊文也曾在亿邦动力的访谈中表示,垂直赛道的领头羊对产业链有更深的覆盖,对客户有更深刻的了解,更容易跑出来,快速占领行业,变成市场龙头。

对全产业链的穿透,让这些从“草根”做起的创业者对“脚下事”更执着,相较半路出家的创业者,他们更不容易放弃。

耀途资本的合伙人白宗义也曾公开表示:“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一个合格的产业互联网企业,一定要有非常好的产业属性。当你有了产业背景,就会从产业生态的角度看问题,就会更深,也就有机会获得更一手的信息和资源。”

当然,他认为,这种深耕产业链的态度,不仅被投企业要有,投资方也必须补足功课。

以自动驾驶为例,他认为,目前很多机构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投资,还只停留在汽车外部,比如激光雷达、传感器等等。

“但当你深入研究之后,你就不会仅看汽车外部,而把目光聚焦在汽车内部了。随着整车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汽车未来就会变成一个智能终端,它的内部一定也是高度智能化的。而现在绝大多数投资人,看的都是汽车外部的智能驾驶。”

从这个思路来看,汽车内部还有很多待挖掘的部分,比如乘车人生命体征监控、车联网安全、视频传输智能处理芯片等等。

至于为什么投资机构更钟情于“根正苗红”的产业创业者和团队?宽带资本的合伙人刘唯给出了回答。

他坦言,对投资机构来说,不仅是产业互联网,整个ToB赛道的投资链条都很广。“ToB里有一个逻辑,叫‘又细又散’:一个大的赛道有很多细分方向,每个sector隔行如隔山。”

或许,这座无形大山,只有深耕者的锄头,才能准而有力地砸向要害处。

02

产业底层逻辑是核心

“第二点要考虑的,就是它(被投企业)的底层逻辑。”周绍军说道。

投资之初,大乐装的刘慧曾向他勾勒:“要像搭乐高式地建房子。”单调、枯燥、重复的画图过程,不仅是许多建筑设计师的“噩梦”,和日韩100%装配率相比,长期处于非标状态下,导致中国建筑业始终囿于“大行业,小公司”的恶性循环中。(亿邦曾发文探讨装配式装修,点击查看)

过去几十年,建筑行业信息化率不足2%,设计软件是一堆不怎么智能的离线工具,守着各自的一隅之地。

因此,大乐装基于用户数据,对设计师行为进行分析,辅助制图决策,去掉冗余的部分,其打造的一站式云平台,由“云设计”和“云工厂”两部分组成,具有一键建模、一键计算装配式表单、一键导出配套成果等功能。

如果说几十年前,基于计算机应用而迅速发展的CAD软件,让数据信息表达成为二维时代的标配;那么,“活水”后实时流动的数据,撬动的将是万亿市场。

“产业互联网的魅力就在于,他将不标准的东西标准化,打破原有流程,重新整合,并且提高效率。”周绍军总结道。

中装速配作为东方富海的又一投资案例,周绍军认为,其优势就在于,最大化地盘活了上游产能。

作为行业“老炮”,中装速配的创始人戴洪亮自2005年进军家居市场,从家居团购网站起家,到后来创办互联网家装公司,再到今天以供应链和SaaS服务为主的中装速配,戴洪亮感慨:“这个行业的坑,我们都踩过一遍了。”

传统家装材料的流通链条漫长,上游工厂的出厂价大多在每平方米3/4元不等的价位,但到了需求侧、流通端,可供C端业主选购的材料,却普遍在100至300元每平方米的价位上。

这是因为,B端要经过上游工厂、总代理,多级分销后才能流通到卖场;C端要经过设计、选材后才能引向卖场。每一环节对应的仓储、物流、营销、门店费用都让流通成本居高不下。

C端不受益,服务端的材料代理商、施工服务公司、装修设计公司同样也不受益。即便加价如此高,经销商倒闭率在一线卖场还是达到了30%-40%。“根本原因就在于流通链条的矛盾性。”戴洪亮说。

他认为,过去笼统概念里的“家装市场”或“家装渠道”已不适用于“整装”的市场新需求,内装产业的终局一定是“工业化”,即标准化。

“任何一个行业只有推动到工业化,才能高效做流通。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之间通过数字化实现上下游链接,推动上游工厂,实现降本增效。”戴洪亮说,“未来,中装速配将打造一个全国一体化的、以主材切入的建材交易平台,并实现整个产业链条的数字化改造。”

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姚亚平在亿邦动力的访谈中也表示,相较产业链上的单一环节,他更愿意根据场景去投资。以服装生意为例,姚亚平表示:“如果你有能力对接上游上万个小工厂,对我们来说才是有吸引力的,而不是说你仅有生产服装的能力。”

这一观点还获得了能链CEO王阳的认同,她曾直言:“中国所有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基本都是上、中、下游全部去做布局。因为你只布局了一环的时候,其他环节就会有牵制。”

03

赛道天花板必须够高

当一家产业互联网企业,拥有了好的掌舵人、好的团队和有想象空间的底层逻辑外,要想真正具备“掀桌子的能力”,还要看他所在赛道天花板高不高、盘子大不大、市场空间几何。

周绍军认为,一个产业互联网企业要想天花板足够高,必须保证自己足够垂直。

不论是行云集团耕耘的进出口贸易行业,大乐装、中装速配所处的大建筑行业,还是能链涉足的石油行业、云汉芯城布局的电子元器件行业,“它们所处的市场,都有万亿级的想象空间。”周绍军感慨道。

基于传统行业应运而生的产业互联网,正在逐步渗透,并对传统产业进行革命性重塑。其中,衣、食、住、行这样的万亿大产业不胜枚举,细分的千亿、百亿产业只会更多。

站在这个维度看产业互联网投资,如果市场空间太小,只有一、两百亿的话,其成长性和市值都远远不够。而传统产业一旦装上数字化的翅膀,广阔天地,更是大有可为。

周绍军以能链为例,在出行市场已经被互联网充分改造的当下,加油站这块刚需又“荒蛮”的阵地,还处于供需不匹配的离散状态。

公开数据显示,全国共约有11.2万座加油站,除去“两桶油(中石化、中石油)”的5万座,剩下的加油站中,过半还处于品牌度低、高度分散、经营效率参差的“野蛮生长”状态。

新能源来势汹汹,充电桩作为基础设施,也正经历着加油站同样的困局。充电桩品牌众多,各自为政,使用感和标准化难统一,不少充电桩在投入使用后不久就沦为“僵尸桩”,坏了也得不到及时发现和改善。

因此,能链将一个个分散的加油站、充电桩集合到平台,为其提供品牌、运营、下单、交易等服务,用数字化实现了“人、货、场”的连接。在周绍军看来,能源行业上下游过万亿元的市场规模,至今也不过实现3%,“这个市场的想象空间是很可怕的。”

“产业互联网的另一个价值就是,它把一些无效的功能、环节取消掉了,或者说,用更敏捷的手段淘汰掉了。”周绍军说。

他以云汉芯城为例。据了解,2019年,我国芯片设计市场规模已达2947.7亿元人民币,有机构预测,2022年,中国芯片设计行业市场规模将超4000亿元。

不过,与庞大的市场空间相悖,上游厂商的频繁并购重组,渠道的变幻莫测,都让“夹缝中求生存”的中小分销商利益被压缩。

有相关行业从业者对亿邦动力表示,分销市场虽是“快鱼吃慢鱼”,但目前“中间层”的价值还是难以被剥夺。对元器件厂家来说,分销仍是服务长尾客户最有效方式。

以云汉芯城为代表的一众电子产业供应链服务平台,目前在做的,就是通过线上平台,将原厂、代理商、分销商、服务商和各个工厂连接,挤掉不稳定“水分”,构建透明的供应链网络。

周绍军总结,真正的产业互联网企业,应该从整合碎片资源出发,将市场培育成熟后,再往上下游做延伸。“它不是要把原有业务剥离,也不是简单地线下业务线上化。产业互联网是用技术的方式升级产业链。”周绍军强调。

04

结语

产业互联网难一蹴而就。

在众多投资人眼中,产业互联网属于商业模式驱动型,平台的壁垒、深度和强度都将影响项目命脉。

宏润资本董事长彭数学认为,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服务深度决定了项目的壁垒高低,如果没有深度服务则很容易被模仿超越。

宽带资本的刘唯则表示:“产业互联网的投资周期较长,我们一般都做长期基金募集。以人民币基金为例,产业互联网企业的投资,我们一般会做8到10年,否则周期根本不够。”

简而言之,要做好产业互联网,企业们必须秉承“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的信念,将每一件事做到极致,才有可能把握黄金十年,找到重新分配存量蛋糕的最优路径。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

相关资讯

今年VC/PE最怕被问DPI

作者:投资界 阅读:1039

俞敏洪和罗永浩,VC还要投

作者:投资界 阅读:4304

巨亏2000亿,这是给VC最残酷一课

作者:投资界 阅读:15277

VC刹车:4个月,没投一个项目

作者:投资界 阅读:19986

她们在找「老干妈」募资

作者:投资界 阅读:23694

年入237亿,国内最大的物业公司要IPO了

作者:投中网 阅读:23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