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主编推荐

富士康供应商IPO,神秘人曲线入股

2023/11/29 14:47:17 0人评论 505 次

从股权结构上看,控汇股份是家典型的夫妻店。递表前,实控人吴有才、余林娜夫妇直接持股比例合计为73.79%。在这种一股独大的背景下,控汇股份近四年的时间分红了五次,金额合计达2342.65万元。

文/乐居财经孙肃博

被查税查地,血汗工厂“富士康”近日的麻烦颇多。

涉税问题及用地情况被查后,两岸“富士康系”公司的股价被直接带崩。A股工业富联(601138.SH)一度跌停,鹏鼎控股开盘一度跌逾7%,富士康母公司鸿海(2317.TW)的股价也一度跌近3%。

这个节骨眼上,富士康的供应商们还在接连排队IPO,对资本市场穷追不舍,深圳市控汇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控汇股份”)便是其中一家。

从股权结构上看,控汇股份是家典型的夫妻店。递表前,实控人吴有才、余林娜夫妇直接持股比例合计为73.79%。在这种一股独大的背景下,控汇股份近四年的时间分红了五次,金额合计达2342.65万元。

此外,查看控汇股份的现金流量表,其经营现金流自2022年以来持续呈净流出状态,与净利润的涨势截然相反。比同行可比公司均值相比,其资产负债率也处于较高水平,令人担忧。

一、实控人夫妇设持股平台,神秘人曲线入股

2008年前,吴有才是联想控股旗下公司的研发工程师。2008年到2010年,他一心筹备自主创业,终于在2010年9月,与妻子余林娜创办了深圳市控汇智能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深圳市控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控汇科技”)。

公司成立之初,注册资本为50万元,但吴有才和余林娜合计仅实缴了10万元。2012年,二人又将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到了100万元,并完成了全部实缴。次年,吴、余夫妇再次对公司增资,将注册资本增加到了200万元,并完成了实缴。

2015年,控汇科技再次获得增资,对象除了吴、余夫妇,还有7名自然人股东,分别为刘全利、陈虹、周娟、赵志伟、袁超、戴乐、朱桂珍。增资后,控汇科技的注册资本为600万元,全部股东均于增资的同时完成了实缴。

乐居财经《预审IPO》穿透招股书发现,此次对控汇科技的增资7名新股东,此次递表前有3位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且均为公司董监高成员,分别为监事刘全利、董事袁超、销售总监周娟,分别持股1.9%、1.4%、0.91%。

2016年2月,控汇科技迎来了一位新股东,吴有才、余林娜分别将控汇科技6%、9%的股权转让给了深圳市合汇赢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合汇赢”),价格分别为36万元及54万元。转让完成后,合汇赢持有控汇科技90万元出资额,持股比例为15%。

彼时,合汇赢由余林娜、吴有才分别持有90%、10%,是实控人设置的持股平台。

这次股权转让结束两个月后,控汇科技整体变更为了股份公司,公司名称也变更为“深圳市控汇智能股份有限公司”。

半年后,控汇股份于新三板挂牌,在没有任何资本加持的情况下,于资本市场初露头角。

图片

新三板挂牌前,控汇股份由吴有才持股63%,由合汇赢持股15%,由余林娜持股13%,由刘全利、陈虹各持股2%,由周娟、赵志伟、袁超、戴乐、朱桂珍各持股1%。

乐居财经《预审IPO》发现,2021年6月,一位名叫叶青的自然人入股了合汇赢,余林娜、吴有才、叶青的持股比例分别为87.49%、10%、2.51%。

图片

曲线入股的叶青是何身份,控汇股份始终未予说明。递表前,合汇赢对控汇股份的持股比例为12.27%。

二、递表前一年向A股新贵定增,公司估值被拉升4倍

2021年,控汇股份向在册股东吴有才、余林娜、袁超、周娟、刘全利、赵志伟及4位董监高成员、12名公司核心员工合计22名认购者进行了一次定增,价格为1.28元/股,合计发行800万股,募资1024万元。此次定增后,控汇股份的估值为5926.91万元。

图片图片

一年后,控汇股份再次进行了一次定增,认购对象为惠州市利元亨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利元亨投资”),认购价格为4.84元/股,合计发行318.33万股,募资1540.7万元。此次定增后,控汇股份的估值为3.18亿元。仅一年时间,控汇股份的估值增长了约4.4倍。

图片

据乐居财经《预审IPO》查阅,利元亨投资是2021年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的公司利元亨(688499.SH)的控股股东,由周俊雄持股51.09%,由周俊杰持股48.91%。

图片

利元亨递表前,周俊雄及其妻子卢家红合计控股70.08%,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此外,周俊雄担任着利元亨的董事长、总经理。

今年52岁的周俊雄,曾于2022年上榜《胡润全球富豪榜》及《胡润百富榜》。其中,以75亿的财富与妻子卢家红位列《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2843名;以65亿财富位列《2022胡润百富榜》第977位。

图片图片

利元亨投资另一位股东周俊杰,与周俊雄为堂兄弟关系,其目前为利元亨的董事、副总经理,利元亨递表前通过利元亨投资间接持有利元亨29.72%的股权。曾有自媒体总结了一份惠州前十大富豪榜单,周俊雄、周俊杰兄弟均榜上有名。

在成为富豪之前,周俊杰曾借钱入股利元亨。据悉,2015年1月,利元亨进行股权调整,周俊杰分别受让了周俊雄和卢家红46万元和147.20万元出资额。然而,彼时周俊杰兜里的钱却不够支付股权转让款,因此向另一位兄弟周俊豪借了65万元,连同自有资金支付给了周俊雄和卢家红。

在收到这笔股权转让款后,周俊雄和卢家红又资助了周俊杰一笔与股权转让款等额的借款,目的是为了资助周俊杰用于其个人及家庭用途。直到2020年2月,周俊杰才以其自有资金分别向周俊雄、卢家红归还了这笔借款。

虽然与周俊雄、卢家红的账清了,但周俊杰还欠着另一位兄弟周俊豪的钱。不过根据利元亨的披露,直到2020年7月,周俊杰、周俊豪之间的债权债务已彻底结清。

据悉,周俊豪是周俊雄的堂弟、周俊杰的哥哥。2009年,周俊豪、周俊杰、周俊雄及卢家红曾共同出资成立“惠州市利元亨精密自动化有限公司”(以下称“利元亨精密”),四人分别持股51%、20%、20%、9%,周俊豪为法定代表人。

据乐居财经《预审IPO》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周俊豪曾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利元亨精密也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图片

判决书显示,2013年6月至12月,周俊豪在经营利元亨精密期间,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安排财务人员向余某控制的4家公司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116份,税额187.38万元,价税合计1289.64万元。利元亨精密为此支付价税合计数额的6.5%的开票费用。

周俊豪安排其公司人员持上述116份虚假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手续到国家税务机关认证抵扣,造成国家税款流失187.38万元。

为了掩盖双方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事实,余某将票面资金通过介绍人区某、陈某汇到周俊豪的个人账户,周俊豪再将全额票面资金通过单位账户汇给余某控制的4家公司账户上。

截至2016年6月17日,利元亨精密已缴纳上述罚金并退回赃款,并于2016年12月注销。

对于这一历史,利元亨的保荐机构民生证券曾作出核查,利元亨实际控制人周俊雄、卢家红并未参与实施利元亨精密及周俊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违法行为,亦未因此受到处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其实早于2019年,利元亨就曾向科创板递交过上市申请,并且成为了科创板首批被受理的9家企业之一。不过尽管其顺利通过了上市委会议,却在2019年9月24日突然撤回申请。

时隔一年后递表,利元亨的战投者中多了一位大人物——经济学家厉以宁之子、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创赛基金董事&总经理厉伟。

2020年1月,利元亨新增注册资本150万元。其中,深圳市松禾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松禾成长”)以现金认购了利元亨新新增注册资本128.57万元,深圳松禾创智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松禾创智”)以现金认购了利元亨新新增注册资本21.43万元。

一个月后,松禾成长又将其持有的128.57万股股份无偿转让给了深圳市松禾创新五号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松禾创新”)。

据悉,松禾创新的有限合伙人深圳市松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松禾创投”)系深圳松禾创智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称“松禾创智管理”)的有限合伙人,松禾创智管理系松禾创智的普通合伙人及执行事务合伙人。而厉伟则是松禾创投的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

利元亨上市后第二年便投资了控汇股份,两者有不少交集。

据悉,利元亨主要从事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为锂电池、汽车零部件、精密电子、安防、轨道交通等行业提供高端装备和工厂自动化解决方案。

控汇股份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控制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3C产品制造、智能装备、物联网、新能源、机器视觉、人工智能、工业自动化等众多领域。

在客户方面,利元亨与控汇股份有所重合。在利元亨2022年年报中其表示,比亚迪是公司长期稳定的客户。而根据控汇股份的招股书,2022年比亚迪为其第二大客户,销售额为2,300.25万元。2023年上半年,比亚迪已跃居控汇股份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达6,801.29万元,占比超40%。

截至控汇股份递表前,利元亨投资的持股比例为4.88%。值得注意的是,在控汇股份前十大名单中,仅有利元亨投资为外部投资者,其余均为公司董监高、核心成员及持股平台。

具体情况为,董事长、总经理吴有才持股58.57%,行政总监余林娜持股15.22%,持股平台合汇赢持股12.27%,监事刘全利持股1.9%,董事袁超持股1.4%,销售总监周娟持股0.91%,财务负责人刘小珍及销售总监徐莎莎各持股0.41%,监事杨雅持股0.31%。

其中,吴有才、余林娜夫妇为公司实控人,二人直接持股比例合计为73.79%。此外,还各自通过合汇赢间接持股1.23%、10.74%。

三、经营现金流两连负,与净利相悖

2020年-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控汇股份的营收分别为1.55亿元、2.09亿元、2.59亿元及1.66亿元;扣非归母净利分别为1476.67万元、2479.14万元、2522.4万元及1582.19万元。

图片

可以看到,控汇股份于报告期内的业绩始终保持着增长的态势。其中,2023年上半年,控汇股份营收及净利的涨幅最大,分别达45.84%及111.43%。

值得注意的是,与净利润的增长相悖的是,2023年上半年控汇股份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告负,为-4679.88万元。而这一数值,在2022年末时,为-671.29万元,可以说是继续恶化。

而经营现金流持续告负也并不影响控汇股份分红的热情。2023年上半年,控汇股份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人民币现金0.75元,共派发现金红利489.22万元。这已经是2020年以来,控汇股份第五次现金分红了。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控汇股份共计分红2342.66万元。

对于2022年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控汇股份解释称,主要系原材料采购和备料规模扩大、职工薪酬支出增多、公司收款周期和付款周期不匹配等原因。

同时,2023年上半年,因为公司应收款项与同期相比大幅增加,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收入大幅减少,且受业务规模的扩大及公司人员规模扩大的影响,公司劳务支付及支付税费与往年同期相比增加,所以导致当期公司经营活动净现流也为负数。

乐居财经《预审IPO》穿透招股书发现,2020-2022年,为应对因疫情而导致的全球市场芯片、元器件等原材料供应较为紧张的情况,控汇股份对原材料芯片、元器件等紧缺或价格波动比较大的通用电子料进行了提前备货,导致其年末存货中原材料金额较高。

图片

2020年末、2021年末、2022年末及2023年6月末,控汇股份的原材料分别为1,231.41万元、2,425.23万元和2,998.93万元及2,925.91万元,占存货比重分别为57.73%、57.06%、55.08%和55.30%,从而使得应付账款也相应增加。

图片

2020年末、2021年末、2022年末和2023年6月末,控汇股份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5,509.82万元、6,308.99万元、1.13亿元和1.11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0.77%、42.99%、52.36%和42.02%,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8.67%、34.73%、46.66%和38.31%。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比亚迪突然出现在控汇股份的前五大客户中,位列第二位,销售金额为2,300.25万元。也是这一年,比亚迪成为控汇股份按欠款方归集的应收账款第一名,数额为2,597.84万元,控汇股份对此的坏账准备为129.89万元。

2023年上半年,比亚迪赶超富士康,一跃成为控汇股份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额达6,801.29万元。同时,比亚迪依然是控汇股份应收账款金额最高的单位,数额为2,448.35万元,控汇股份对此的坏账准备为122.42万元。

图片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上半年,控汇股份应收账款单位前五名中,还出现了利元亨的身影,控汇股份向其应收账款金额为483.88万元。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