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人事风向

“一把手”空缺354天后,893亿云南白药迎来新董事长!

2024/2/29 11:17:46 0人评论 120693 次

化工背景董事长,能讲出什么新故事?

作者 | 张凯旌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昔日千亿药企云南白药(000538.SZ)董事长之位悬空近一年后,终于落地。

2月23日晚,云南白药公告称,张文学被董事会选为新董事长。这也是自2023年3月6日前任董事长王明辉辞职后,云南白药首次公开有关继任者的消息。

不过,资本市场对此反应并不强烈。2月26日,云南白药单日收跌0.5%,截至2月27日,股价49.71元/股,总市值893亿元。

过去的一年对于云南白药来讲,可谓一波三折。“灵魂董事长”王明辉退位后,公司又卷入医药反腐风暴;此前曾为公司带来较高收益的证券投资,也随着亏损加剧戛然而止。诸多变动发生,却一直没有董事长坐镇,不免给公司未来增添了一些不确定性。

此时张文学空降,确实能给投资者注入一些信心。但这位董事长,是否是当下领导云南白药的合适人选呢?

昔日“大白马”、千亿药企云南白药(000538.SZ)也卷入了医药反腐风暴中。

61岁张文学退休再就业,

国资背景出身化工

根据云南白药的介绍,张文学现年61岁,云南石屏人,正高级经济师。历任云南磷化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董事长等职位。

同时,张文学还是国际复材(301526.SZ)的董事长,后者刚刚在创业板上市3个月。

这些履历,串起来其实是一条线。

云天化集团是云南当地一个以化肥及现代农业为主业,磷化工、产业金融等业务板块多元发展的国有综合性产业集团。而云天化(600096.SH)、国际复材均是该集团旗下核心资产,目前总市值分别为331亿元、183亿元。

磷化集团则是云天化旗下核心资产,注册资本是云天化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中最多。2022年,磷化集团实现净利润8.33亿元,约占云天化总净利润的12%。

结合国际复材的《招股书》,张文学38岁时从磷化集团总经理做起,一路升迁,先后成为云天化董事长,云天化集团董事长,职位也从核心子公司一号位变为集团一把手。

在此过程中,张文学积累了不少管理经验,特别是有关国企改革。云天化曾于2018年成为云南省唯一入选国务院国企改革“双百行动”的上市企业,彼时公司董事长正是张文学。

有意思的是,2023年9月20日,云南省政府曾发布通知,免去张文学云天化集团董事长职务,原因是退休了。

图片

来源:云南省政府官网

但仅仅5天过后,云南白药微信公众号就发布了张文学上任云南白药党委委员、书记的消息。如此看来,张文学担任董事长前,已经先在云南白药熟悉了半年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张文学上任的同时,云南白药还发布了一则变更股份回购用途的公告。公司将对2022年回购的部分股票进行注销以减少注册资本。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回购后注销实际上缩小了总盘面,等于每股净资产与净收益都提升了,会推动股价的上涨。

不过,尽管对公司有所熟悉,上任也伴随提振股价的动作,但张文学一直以来的履历毕竟还是集中于化工、化肥企业方面,鲜少有在医药、消费品领域的经验。有雪球投资者就表示,自己不担心云南白药的生意模式,但担心公司管理层。

图片

来源:雪球

对此,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云南白药同属于省国资委,所以此次人事变化是常规性的国资人事调动,对专业性的要求不高,更多是体现出国资委对云南白药的支持,对云南白药的发展影响有限。

新帅上任,

正值云南白药“多事之秋”

在张文学上任前,云南白药受到了外界的不少质疑,这无疑是新董事长上任需要面对的压力。

一方面,当前医改正行至深水区,云南白药旗下公司也受到波及。2023年9月,云南白药中药饮片分公司曾发表致歉声明,原因是经云南省政府采购和出让中心查明,该公司原区域经理涉嫌个人行贿行为。

而在2016年、2018年、2020年,云南白药旗下公司及销售人员也曾多次牵涉行贿案,行贿对象包括原发改委价格司副巡视员、云南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原副院长、兰坪县医院药剂科科长等。

图片

来源:裁判文书网

郭新峰认为,行贿事件多次发生或与公司内部治理问题相关,如总公司对子公司、孙公司控制力弱,业务流关联与融合不强,风险控制缺失等。

事实上,上述一系列案件的受贿对象都集中分布在医院和社区卫生站;此次白药饮片公司的区域经理,也是针对某医院行贿。数据显示,这些区域其实正是云南白药销售渠道的布局重点。

2022年,批发零售为云南白药带来的收入占到总收入的64.8%。公司在描述销售模式时称,批发业务主要面向医疗机构、商业公司等采购量大、长期稳定的客户,采用“先货后款”原则。

企查查显示,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有1564个客户,其中卫生服务站有883个,医院有369个,合计占到总客户数量的80%以上。

云南白药甚至每年都需要给医院交一笔“综合管理费”,该费用2021年时一度达到1.47亿元,2023年上半年也有4267.35万元。

云南白药的销售费用也是出了名的高。2018年至2023年三季度,公司合计销售费用达232.89亿元,其中2023年前三季度达33.54亿元,同比增长8.58%;具体来看,仅2023年上半年公司的市场维护及推广费就达到10亿元。对比之下,2018年至2023年三季度公司研发费用仅有13.52亿元。

图片

来源:云南白药公告

在当前的大环境下,这其实也是医药生物上市企业的普遍特点。而大部分医药企业如此重视销售,可能与行业产品同质化带来的激烈竞争有关。仅仅是注射类的头孢产品,在国家药监局就能检索到超300条批准文号。

虽然销售费用与医疗腐败并不能划等号,但过往的案例也说明,两者之间确实具有一定相关性。回扣、套发票、学术推广费等账目,都隐藏在销售费用中。

另一方面,即便在销售渠道上“卷生卷死”,云南白药近几年还是出现了业绩增长乏力的情况。

2022年,公司营收几乎零增长,净利润虽然同比微增,但绝对值尚不如2016年的水平;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业绩有所起色,营收同比增长10.3%,净利润同比增长92.62%,为41.23亿元,但实际情况可能并不像数据展示的那样亮眼。

一个事实是,2022年上半年,云南白药受累于万隆控股(0030.HK),资产减值损失高达5.93亿元;同时由于持有的证券、基金走势较弱,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的亏损也高达4.17亿元。两项数据合计就造成了超10亿元的亏损,而到了2023年上半年,这部分亏损则转化为了至少3000万元的正收益。需要注意的是,两个报告期净利润的差值总共不到15亿元。

另外的一项数据是,在2023年以前云南白药半年报中净利润最高的时期是2020年,达到24.53亿元,而那时上海医药(601607.SH)的数据还没并表。2023年上半年,云南白药权益法下确认的对上海医药的投资收益为4.39亿元。

此外,福建前首富、资本大佬陈发树的入主,曾让云南白药一度将“炒股”作为增收手段之一,2020年-2021年累计动用“炒股”资金超240亿元。其中2020年,公司通过“炒股”赚了22.4亿元,一度让净利润达到了历史最高的55.11亿元。

但2021年,云南白药就在股市里亏了19.29亿元,一度导致净利润腰斩;迈入2022年后,情况也并未有明显改善,最终公司宣布“戒股”,将逐步减仓,不再增持。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云南白药的大额资本支出较少、此前的部分新产品尝试也没有很好的市场反应,又不愿意分红返还给投资者,所以只有进行投资,但这种行为既不能突出上市公司主业优势,也不一定会给投资者带来收益。

更何况,证监会最近的再融资新规中,也提到要“严限多元化投资”。虽然云南白药的投资严格意义上来讲是被列为金融资产而非跨业经营的业务资产,因而不属于多元化投资,但沈萌表示,限制上市公司“不务正业”搞投资,可能确实是监管层希望的发展方向。

董明继续担任总经理,

能力挽狂澜吗?

如此一来,云南白药就更需要回归实业经营,找到有效增收的办法。

这让外界将目光落在了在王明辉辞职后,代为履职董事长的首席执行官董明身上。即便是现在,张文学已经上任董事长,董明依然是云南白药的总经理。

从背景上来看,董明曾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国区副总裁、华为公司党委委员。其到来后,为云南白药注入了不少互联网、科技基因。目前,原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国区CFO马加、原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时尚居家事业群总裁赵英明也加入了云南白药,分别担任首席财务官、首席商务官。

与之相对的是,王锦、尹品耀、余娟等云南白药老臣已经相继辞职。

这让云南白药在数字化方面有了不少新进展。新的管理层,正将重点放在培育口腔智护、精准医美和智云健康这些新业务单元上。2023年8月,云南白药智慧科技业务单元(BU)已经启动运作,还聘任李少春成为该业务单元总经理。

李少春历任IBM大中华区医疗和生命科学行业总经理,前IBM大中华区沃森健康(Watson Health)总经理,也是科技圈精英。

云南白药是百年传统药企,配方享有国家最高保密级别,药膏、气雾剂都是10亿级大单品,牙膏市占率也长期稳居细分赛道第一。公司基本盘是有的,接下来就看以董明为首的新鲜血液,能为云南白药带来怎样的活力?以及张文学在公司转型的过程中,能起到怎样的作用?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