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主编推荐

王思聪看扁的行业,疯狂涨价,赚钱还是没戏

2022/6/30 11:11:24 0人评论 172 次

涨价不赚钱,不涨价更亏,共享充电宝到底怎么了?

图片

来源|铅笔道

作者丨韩希言

编辑 | 野人生活

涨价、亏损、动荡、内卷,这就是共享充电宝行业的两年。

不顾消费者直呼“共享充电宝才是(价格)刺客”的不满,共享充电宝几度提价,从一元充满的“白菜价”变成了“你最好有买下它的心理准备”。

提价无可厚非,可这也没能让一众品牌正向发展。在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的财报中,亏损又成了主流,如今其股价已经跌去超九成,总市值仅剩下3亿美元。

还有小电,其招股书显示,2020年盈转亏,净利润亏损超1亿元。

“共享充电宝会是伪命题么?”一众创投圈人士再度剖析这个行业。

从市场层面看,共享充电宝需求依然存在。不过,对企业来说,它仍被矛盾包裹着,除了成本高企外,盈利模式也过于单一,这个行业始终没有找到健康的发展方式。

- 01 -

涨价后,共享充电宝也没赚到钱

在“雪糕刺客”走红之前,“刺客”称号是属于共享充电宝的。

从去年开始,共享充电宝收费4元/小时已成为常态,个别地点涨至6元/小时,有些景区或者酒吧的共享充电宝价格,甚至已经涨到了10元/小时、10元/半小时。

有时候,消费者因为有事耽误未能及时归还,回过神来一看,已经因为超时被迫买下产品。一位经常要出差见客户的共享充电宝资深用户对铅笔道表示,就是因为上述原因,她已经买下了5、6个。

很多人都经历过这个场景:当手机电量显示变红,会不由得紧张起来,而商铺门口摆放着的共享充电宝则犹如“溺水者”的救生圈。可是,因为一次又一次提价,在很多人眼中,它早就成为收割消费者钱包的“刺客”。

曾几何时,共享充电宝还是免费的,就像共享单车一样。2015 年,共享充电宝刚推入市场,为了培养用户习惯,各个品牌都采取免费策略。就算开始收费,在大部分人的认知中,共享充电宝也不过是1元半小时罢了。

但是,随着用户习惯被培养起来,行业厂商也在激烈的竞争中逐渐拉开差距,小厂商加速淘汰,而头部企业则向合并或上市。

2021年4月1日,怪兽充电在纳斯达克上市,同日,街电、搜电宣布合并,并于5月6日正式定名为竹芒科技。自此,共享充电宝也正式告别了“白菜价”的时代。

为什么上调价格?有互联网行业分析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一种共享经济,共享充电宝从诞生之初就在亏本经营,企业依靠各种风险投资进行价格战抢夺市场,但这样的商业模式不具备可持续性,无论是投资机构还是企业,其目标都是盈利,企业适当涨价就是在谋求盈利”。

涨价确实给相关企业带来了收入增长。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曾经连续5个季度盈利,打破共享充电宝不赚钱的魔咒。

但是,涨价没有让企业从此高枕无忧,怪兽充电紧接着于2021年又开始迎来了巨额亏损。此前怪兽充电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怪兽充电营收达到了7.37亿元,同比下降13%,环比下降12%。净亏损呈增大趋势,该季度亏损金额为9641万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1510万元。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怪兽充电第一次亏损了,在此之前,怪兽充电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了亏损。

亏损也反映到股市之中,如今怪兽充电股价已从最高10美元/股跌至1.14美元/股,公司股价已经跌去超九成,总市值仅剩下3亿美元。

图片

对于共享充电宝行业来说,涨价似乎只带了虚假的繁荣,“动荡”依然是主旋律。

不久前,共享充电宝头部公司小电科技面临剧烈的人事动荡,据蓝鲸TMT报道,这次小电预计裁员2000人,波及运营、KA、产品等多个部门,约占公司总人数的近40%。随即小电科技对该消息否认,称主要是在业务调整,但这种回应实在是缺乏可信度。

另外,小电科技CEO唐永波曾在2021年2月的内部信中表示,“疫情对公司业务已造成致命打击。”据其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2020年间,小电科技仅有一年实现盈利。

- 02 -

 摆放共享充电宝的门店是唯一赢家

在行业分析师看来,目前造成共享充电宝企业亏损的最重要原因其实不是“疫情”,而是行业内卷。

行业的本质是:充电宝的覆盖率越高,使用点位越多,优势也会越大。正如共享单车的城市铺设大战,共享充电宝也掀起过一场有关于“点位”的战争。

怪兽充电此前曾透露,截至2021年9月底商户点位为82万个,而在同一时间,由街电和来电合并而来的竹芒科技也对外披露,其商户点位的数量已经超过100万,小电科技在更早的招股书中则公布了其2020年底时,商家点位为71万个。

为入驻部分一二线城市的优质点位,共享充电宝企业不惜支付高昂的入场费和分成费,企业经营成本也因此居高不下。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跟共享单车的最大不同,共享单车使用的是公共市政道路,共享充电宝需要使用有产权的商铺。安信证券研报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销售费用共计21.2亿元,占总营收的75.5%。其中支付给商家的分成就高达12亿元,同比增长45.5%。

在2022第一季度财报中,怪兽充电销售和营销费用也达到了6.59亿元,占据收入的85%以上。

据据《IT时报》此前报道,一般充电宝品牌和小商户之间的分成比例在4:6。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美团等大型资本进入后,充电宝品牌之间价格战在最顶峰的时候,曾出现过品牌和商家1:9分成,甚至出现品牌向商家百分百让利的情况。

而在一些热门商圈的热门商户,充电宝品牌想要进入,还要支付高昂的进场费,这几乎已成为一种行业惯例。

入场费上涨,线下商户话语权增高以及点位分成不合理……使得共享充电宝的行业内卷正在不断加剧。

在这种业态中,商户成了唯一的赢家,对于品牌方和商户而言,充电宝带来的收益十分微薄,甚至有可能是负收益。

而行业其实也看到了自营模式对自身营收与利润造成的压力,开始谋求转型。

比如小电,在舆论压力下,其表示将持续升级“直营转代理”的业务战略。相对于入场费、分成费、激励金繁琐的直营模式,走轻资产路线的代理模式无疑更为灵活,这也是大部分品牌的选择,部分头部企业已开始调整策略,加码代理模式进行布局。

“现在不搞加盟代理就活不下去。”有从业者表示,“充电宝几乎全部沦陷为代理模式。”

在代理模式中,企业将设备销售给摆放的门店,设备铺设和运营由门店全权负责,除了从租赁收入中拿取少部分服务费外,其余部分均交予门店。如此一来,点位竞争和盈利压力由门店分担,免预付入场费也大大缓解了企业的现金流压力。

只不过,目前来看,代理模式还没能救得了共享充电宝。而且,此前直营模式的内卷风气也顺延到了代理模式当中。根据早前《天下网商》的报道,为了在门店加盟商争夺上更有优势,有厂商甚至开出100%收益分成的加盟条件——也就是这家店每个充电宝的分时租赁收入全部归门店,有加盟门店一星期的佣金收益就高达三万。内卷到极致的结果,直转代又步入了同一条河流—为线下门店打工。

- 03 -

共享充电宝企业加码“副业”

共享充电宝当下商业模式会沦为伪命题么?

一位分析师表示,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模式很重,需要不断投入成本制造设备、铺设设备,随着摊子越来越大,其维护成本和运营风险也会相应增加。

不过,并不代表这个行业被否定,从市场层面看,共享充电宝市场需求依然存在。多家研究机构发布的报告也指出,共享充电宝的市场前景仍然广阔,尤其是三四线城市这样的下沉市场增长潜力巨大。

目前而言,对共享充电宝企业来说,它仍被矛盾包裹着,没有找到健康的发展方式,一个残酷的现实是,除了成本高企外,行业的盈利模式也过于单一。

现如今,行业收入主要来自于共享充电宝租赁服务,企业不仅容易面临盈利见顶的危机,也不具备足够的抗风险能力。一旦失去稳定的客流量,单一盈利模式的缺陷就暴露无遗。

共享充电宝该如何走向下一步?“小竹兽”三家头部企业在计划表中,已经纷纷写上“第二增长曲线”的项目,公司定位也从“共享充电宝企业”转变为“科技消费企业”。

小电将目光锁定在了数字营销服务上,其在招股书中表示,小电要与短视频公司进行战略合作,为点位的合作伙伴及其他商家提供短视频及直播营销解决方案,包括组织内容创作者制作短视频及直播广告;提供短视频上传及直播发布工具;向点位合作伙伴提供实时销售咨询服务。

竹芒科技则决定在智能硬件领域发力。在搜电与街电合并100天后的“会师大会”上,竹芒科技宣布,公司已研发推出了口罩机、AED体外除颤仪一体机等契合新场景需求的智能硬件产品。

而怪兽充电,为了第二曲线更是直接跨界开发白酒品牌“开欢”,然而对于新品牌来说,酒类创业更加艰难。开店一年,其淘宝旗舰店仅有6款产品,其中销量最高的一款只有35人付款。

不过,各大品牌的“第二曲线”到现在也没能发挥作用。总结目前三大头部企业的战略布局,依然没能跳出原来的发展与增长逻辑。早在2017年,王思聪曾经“看扁”共享充电宝行业,认为其商业模式难以成立。后来,随着一批企业相继登陆资本市场或短暂盈利,业界认为“打脸”王思聪。兜兜转转,共享充电宝企业最终还是没有走出给渠道打工的迷宫。

“在我看来,共享充电宝其实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而是硬件租赁。”有创投圈人士评价道,“所有打着‘共享’名义行租赁之实的生意,都应该被重新审视。”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