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

61万元跑一天,中型船运价暴涨!国内两大油运巨头缺席,望洋兴叹

2022/4/11 14:23:15 0人评论 10721 次

中远海能、招商轮船去年油运业务双双折戟,今年的油运复苏还有可能吗?


ffb89741301d4b8b94811df0de65f0db.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时代财经

2021年是国际油运业艰难的一年,原油运输的主力船型——超大型油轮(Vlcc)大部分时候都处于负运价的状态,国内两大拥有大量的Vlcc船型的油运巨头的油运业务均并不理想。

今年以来,自俄乌冲突爆发之后,波罗的海原油运输指数一路走高,国际油运市场供需格局后续会如何演变?今年油运市场是否会迎来复苏?

两大油运巨头双双折戟

2021年,是油运业艰难的一年。国内两大油运巨头中远海能(600026.SH)、招商轮船(601872.SH)2021年的油运业务双双录得巨亏,合计约亏损17.5亿元。

报告期内,招商轮船油轮运费收入大幅减少55.04%,Vlcc船队出现公司设立以来的首次明显经营亏损,油轮船队亏损额达5.14亿元。

相比起招商轮船仍拥有占利润比重较高的干散货、集装箱业务,另一位油运巨头中远海能,则是更“纯正”的原油及成品油、天然气运输企业。

2020年中远海能还能盈利23.72亿,但到了2021年,中远海能大幅亏损49.75亿元。其中外贸LNG运输业务录得6.6亿净利润,内贸油运收入略有增加,但外贸油运业务油运收入同比减少39.8%至57.68亿元,运输毛利录得亏损12.36亿元,毛利率为-21.4%,同比减少48.2个百分点。

两大巨头解释的原因也相似:油运市场供需持续失衡。

招商轮船称,市场运力严重供大于求,在需求侧,在疫情影响下原油需求减少,叠加OPEC+限产造成供应受限,2021年Vlcc总货量同比下降5%;供应侧,2021年底参与海上贸易的Vlcc比2020年初净增长49艘,增长5.9%,运力供应过剩,运价跌至近20年以来的最低位。

同时,去年原油价格总体上涨,2021年年底低硫油价格上升至640美元/吨左右,为近2年高位,燃油价格上升,增加了船东航次成本,航次收益被高油价蚕食。

中远海能亦称,从油轮运力供给看,2021年全球Vlcc共交付35艘,拆解17艘,净增长18艘。海上储油运力的释放加剧了油轮运力过剩的局面,使油运市场景气度缺乏复苏的驱动。

同期,Vlcc船型TD3C(中东-中国)航线平均等价期租租金(TCE)仅为-518美元/天,为该航线有史以来的年均最低点,2020年为48179美元/天。其他主要船型的代表性航线TCE同比下降约70%-100%。

国内两大巨头的情况揭开了全球油运市场现状的冰山一角,疫情影响下全球工业生产本就恢复缓慢,来到2022年,俄乌局势又再度冲击整个油运市场。

油运船型运价分化

4月8日,波罗的海原油运输指数(BDTI)攀升到年内新高报1657点。

今年1月,BDTI原本在700点附近徘徊,但俄乌冲突在2月爆发后,BDTI一路攀升,尽管中间一度回落但近几日再度冲高,10天之内已大涨500点。

从消息面上来看,当地时间4月5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委员会已提出第五套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将禁止俄罗斯船只进入欧盟港口。市场观点认为,欧盟新一轮的制裁措施将威胁到俄罗斯相关油运企业,油运运力在短期内将面临短缺,从而导致部分船型行情走俏。

中信建投4月7日的一份全球航运市场跟踪数据显示,原油油轮运输船型中,Vlcc超大型船运价为-8303美元/天,年均同比降低了177.53%。但中型船却收获非常好的行情:苏伊士型船录得95981美元/天(约合人民币61万元/天),周环比上涨了34.88%;阿芙拉型船运价录得69187美元/天(约合人民币44万元/天),周环比上涨32.39%,后两者年均同比均涨超3000%。

一位头部券商的交运首席分析师对时代财经表示,欧美国家对俄罗斯油轮已有相关制裁措施,导致油运运力短期跟不上,欧洲中型油轮较多,也因此在最近的行情里走俏。

“Vlcc一般会用于中东到远东、西非到远东、美国到远东、西非到欧这些航线,如果是中东到地中海的话基本上使用的都是这种中型船。”上述交运首席分析师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国际原油运输的主力船型,Vlcc维持负运价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原因在于目前运价覆盖不了船员工资、船舶维修等运营成本,而且2020年油轮整体运价较高,后面逐步回落,但在高基数的前提下,Vlcc运价的年均同比出现了负增长。

“Vlcc目前是亏损的,25000美元/天是盈亏平衡点,如果不到这个数值仍然是亏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内两大巨头油运方面的业绩都很难跑出来。”上述交运首席分析师指出。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末,招商轮船拥有51艘自有Vlcc油轮,是世界最大的自由Vlcc船队,自有运力保持世界第一。同样截至2021年末,中远海能则在油轮船队运力规模上成为世界第一,其共拥有和控制油轮运力166艘,其中,自有运力154艘,租入运力12艘。

上述交运首席分析师指出,两大龙头在中小型船只上没有布局那么多。“中国是原油进口大国,主要航路上还是得靠Vlcc来运输。俄乌冲突是突发事件,对他们两家公司来说,在长久的运营策略里,持有更多Vlcc才是更合乎现实的。”

油运后市如何?

那么,今年全球油运市场供需状况将如何演变?是否存在复苏的可能?

从供需的角度来看,方正中期期货投资咨询部石油化工组组长隋晓影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全球石油消费较2021年仍在恢复,但仍未回到疫情前水平,且受疫情以及经济增长放缓影响,石油消费恢复速度放慢。在全球疫情防控下,一方面居民出行需求下降,进而令终端燃油消费减少;一方面也会影响部分企业生产及物流运输,导致产业上游企业原材料需求下降,进而减少原油或柴油等相关油品的需求。

“而且,布伦特原油价格近期一直处于100美元以上,高油价下,终端石油消费以及企业需求均会受到一定抑制,较高的油价会抑制居民的驾车出行需求,同时也将抬高企业的生产成本,进而抑制企业的需求。”隋晓影指出。

上述交运首席分析师亦表示,全球原油需求恢复仍不乐观,尽管西方国家对疫情总体上持放开态度,但疫情仍然会对工业生产造成影响,“比如工人得了新冠,工人肯定要回家居家隔离的,对整体工作效率也会有影响。”

他还指出,欧美国家对俄罗斯油运企业的制裁影响不容忽视。

“还是得看有效需求,比如俄罗斯被制裁了,俄罗斯的原油如果运不到欧洲就必须运到远东,同等条件下,运到欧洲和运到远东,运距短的航线一年里能运输更多的量,而要运至远距离保持同等运量,就要投入更多团队。反过来想,这也相当于增加了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为了缓解高油价压力,正在考虑放松对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国家的制裁。

白宫新闻发炎人普萨基此前表示,美国官员访问了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双方就放松制裁和运送石油展开讨论。同时,美国与伊朗的谈判越来越接近达成协议,如果协议达成,对伊朗制裁可能会被解除,届时伊朗石油将流入全球市场。

至于今年油运市场能否复苏,上述交运首席分析师较为乐观,“今年是供给交付的一个大年,也是最后一年,后面供给可能就慢慢就少很多,整体上来说供给会结束得更快。复苏阻力也是出在供给端,得看目前船只持有者愿不愿意多拆船。持有者如果觉得油轮亏不下去了,就会把老旧船只送拆,目前拆船价格也比较高,是一个拆船的好时点。

而从运价的角度来看,今年会逐步改善。他表示,“目前Vlcc运费是-8000美元/天,可能之后可以到达-4000美元/天或者-2000美元/天甚至2000美元/天,大体上可能亏损,但趋势上运费价格是趋向修复的。”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