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

将两股东告上法庭,厦门农商行795万罚款背后不简单

2023/5/25 15:40:45 0人评论 10959 次

10张罚单,795万元罚款。

作者 | 李海霞

编辑 | 付影

来源 | 独角金融

一连10张罚单,合计795万元罚款,涉及人员上至银行董事长、行长,下至业务总监、支行行长。

近日,厦门银保监局公布的罚单,引发市场对厦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厦门农商行”)的关注。

这家在2022年终止IPO的农商行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1

10张罚单,795万元罚款

5月19日,厦门银保监局公布了对厦门农商行开出的10张罚单,处罚日期集中在2020年-2022年间。

其中一张2020年12月28日的罚单显示,因变相接受本行股权质押、未将应纳入关联方管理的企业纳入关联方管理、违规处置不良资产、信贷资金挪用于缴交地价款、违规提供担保或回购承诺、阻碍现场检查,隐瞒或提供虚假资料等问题,厦门银保监局对厦门农商行处以410万元罚款。

另一张2022年7月15日的罚单显示,因违规将信用卡发卡营销环节外包给发卡业务服务机构、重大关联交易未经审查和审批、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未在过渡期内完成整改等,厦门银保监局对厦门农商行处195万元罚款,并对三位相关当事人给予警告。

最新开出的一张罚单来自2023年5月17日,因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贷后管理不到位、变相接受本行股权质押,厦门银保监局对厦门农商行没收违法所得9.99万元,并处180万元罚款,对三位相关当事人给予警告。

以上罚单中,处罚相关人员共计13名,包括了时任董事长、行长、业务总监、小微金融事业部执行总裁、支行行长等。

图片

来源:厦门银保监局

在这10张罚单中,单就2021年1月,厦门银保监会就厦门农商行一连开出三张罚单,涉及该行董事长、行长。具体来看,因违规处置违约债券,对该行时任董事长王晓健罚款10万元,时任行长谢滨侨罚款10万元;因越权指定债券交易,造成重大损失、出具回购承诺,对时任业务总监黄少毅罚款40万元。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介绍,一般银行违规处置债券的方式主要是通过非公开市场和非公开方式让发行人回购或者转让给非持牌第三方。违规处置债券的初衷目的是尽快止损和减小损失,化解自身可能的流动性压力,但是违规处置的损失自然会直接影响企业当年业绩。

梳理厦门农商行高管层变动情况,罚单开出后的次月,2021年2月7日,王晓健离任董事长,原行长谢滨侨升任董事长。

对于厦门农商行的10张罚单,柏文喜表示,说明该行存在较为严重和较为频繁的违规行为,同时也表明该行的内控制度与合规工作管理存在较大的缺失,除了会加大该行的经营风险之外,监管部门的相关处罚也影响了该行的当期业绩与市场形象。因此如何加强内控制度建设与合规管理及其执行力度,是当今该行化解这一问题的关键着力点。

2

三名股东股权遭质押、冻结,拖累IPO进程

厦门农商行前身为有着60多年发展历史的厦门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后在其基础上整体改制成股份制商业银行,于2012年7月16日正式挂牌开业,并主发起设立郑州金水、河南西华、河南商水厦农商村镇银行以及厦门金融租赁有限公司。

截至2022年末,厦门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中,厦门象屿资产管理运营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合计持股8.59%,为第一大股东;厦门港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96%,为第二大股东;厦门建发会展控股有限公司持股6.95%,为第三大股东;厦门国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合计持股6.9%,为第四大股东。

此外,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融新大”)持股4.72%、福建奥元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1%、厦门誉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厦门誉联”)及其关联方合计持股3.03%、厦门宏信伟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厦门宏信伟业”)持股2.47%、厦门市二轻集体企业联社持股2.3%,分别为第五、六、七、八、九大股东。

近年来,股东股权质押、冻结成为厦门农商行头疼的难题,这从厦门银保监局开出的罚单亦窥见一斑。

其中,第五大股东中融新大、第七大股东厦门誉联及其实控人吕聪辉,以及第八大股东厦门宏信伟业所持的厦门农商行全部股份均处于冻结状态。此外,以上股东及关联人所持股份还存在质押情况,其中中融新大有94%股权被质押,厦门誉联与厦门宏信伟业股权质押比例均高达99%。

图片

来源:厦门农商行年报

第五大股东中融新大“掌门人”为山东前首富王清涛。20世纪初,靠倒腾煤炭生意起步,王清涛掌管的山东焦化成为山东乃至全国最大的焦化企业。2015年起,开始跨界金融,参股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包括晋城银行、厦门农商行、齐商银行、中华联合财险等,山东焦化在2016年时更名为中融新大。

扩张背后,中融新大危机逐渐显露。2018年,旗下债券发生兑付危机。企业预警通显示,截至2023年3月2日,中融新大发行的4只债券:“18中融新大MTN001”、“18中融新大MTN002”、“H8新大03”、“17中融新大MTN001”,累计已有30.43亿元债券无法兑付。

图片

来源:企业预警通

第七大股东厦门誉联集团有限公司,目前有8条被执行记录,被执行总金额2.74亿元,实控人吕聪辉也有26条限高记录,其中17条来自厦门农商行。

第八大股东厦门宏信伟业累计被执行总金额2.2亿元,实控人林明兴也被限高。

值得关注的是,股权问题拖累厦门农商行IPO进展。

2017年5月,厦门农商行在厦门证监局进行IPO辅导备案,并于同年12月披露了招股书。在2018年6月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就指出其存在股东股权质押、冻结情况,股权转让需补充披露信息等与股权相关的问题。

此后,上市事宜一直未有新进展,直到2022年2月,厦门农商行撤回了A股上市申请。对此,厦门农商行对外的回应是,基于股权优化目的,意在利用调整期着力梳理并优化股权,为下一步稳健发展和再次申请上市筑牢基础。

博通咨询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王蓬博对“财联社”表示,中小银行在申请排队期间,银行内部股权结构、公司治理不够完善,以及财务指标不达标等都会影响上市受理进度。他表示,想要顺利上市,除了自身资产的质量以及合规性都要符合证监会要求外,银行还需梳理好股权架构,加强自身业务稳定性,做出更加亮眼的业绩。

3

净利润连续三年下滑,

11岁厦门农商行何时翻身?

上述股东持有厦门农商行股权存在冻结质押外,其相关诉讼、执行案件中也有厦门农商行的身影。

除了誉联集团实控人吕聪辉17条限高记录来自厦门农商行外,厦门农商行对其还有三笔执行金额分别为5002万元、2307万元、3039万元,总计1亿元的执行案件。

此外,厦门农商行还与中融新大及其关联方永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泰集团”)涉及债券纠纷。

中融新大与永泰集团是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两者一个是山东煤焦化巨头,一个是山西煤焦化巨头,曾共同出资了山东物流和中融金控两家公司。

2018年,整个债券市场爆发债券违约。同年7月份,先是永泰集团旗下永泰能源一起15亿短融债违约,没过多久,中融新大有31亿债券兑付困难。

而在此前2个月,2018年5月11日,厦门农商行买入了永泰集团1亿元“18永泰集团SCP001”的短期融资券。该融资券的兑付方式为到期一次还本付息,利率为7.5%,发行期限270天(发行日为2018年3月14日,兑付日为2018年12月10日)。

购入该债券同日,中融新大和王清涛、王岩分别向厦门农商行出具《承诺暨担保函》,承诺对厦门农商行持有的债券本金无条件受让,并承担持有期间年化收益12%的利息;若出现逾期,将以受让价款为基数按每日千分之一的标准支付违约金。

债券违约后,永泰集团实控人王广西出具了《担保函》为本期债券追加担保。到2018年12月10日债券兑付日,永泰集团无法兑付,主承销商上海银行公告已构成违约。

眼见回本无望,2020年12月,厦门农商行将中融新大、王清涛等人诉至法院,要求按约偿还债券本金、利息、违约金等。根据一审民事裁定书,法院冻结了中融新大在厦门农商行的2.45亿存款,以及持有的厦门农商行5335万份股份。

回看罚单集中的这三年,厦门农商行的经营业绩也不断下滑。2020年-2022年、2023年一季度,厦门农商行分别实现营收33.5亿元、27.8亿元、26.5亿元、6.19亿元,同比下滑8.6%、16.9%、4.8%、6.9%;分别实现净利润8.3亿元、6.9亿元、1亿元、0.7亿元,同比下滑29.8%、16.9%、85.2%、78.5%。

专项指标方面,2020年-2022年间,厦门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逐年提高,分别为0.94%、1.39%、2.06%;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59%、193%、155%,不断下降。

当资产质量亟需优化时,厦门农商行加大风险处置化解不良资产。2022年,该行累计处置表内不良资产42.94亿元,达到历史峰值。

内控方面,厦门农商行加强全面风险管控,强化对重点领域的风险排查,优化内控合规管理。

厦门农商行在助力乡村振兴,践行普惠支农、支小,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截至2022年末,该行涉农贷款余额108.2亿元,较年初增长12.69亿元,增速13.29%;普惠涉农贷款余额65亿元,比年初增长4.4亿元,增速7.26%,占全部贷款的9.6%;普惠小微贷款余额368.07亿元,较年初增长51.33亿元,增速16.21%,达成两增两控、涉农贷款、普惠涉农贷款等多项监管指标。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