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汽车

造车深水区:李一男与华为再PK

2022/1/5 10:54:18 0人评论 8052 次

挤入新能源汽车大赛道的李一男,会不会在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超过20%,市场竞争加剧时与华为直接PK呢?甚至,华为将这位“前太子”再度招安呢?

某赛力斯门店展示样车 度哥摄

作者 | 旺冗

编辑 | 万佳丽

来源 | 车圈能见度(CarVisibility)

执掌 “自游家”的李一男再次游到了华为的“禁区”。

2021年的凛冬虽然一再让路上行驶的新能源汽车趴窝,但是却没有冻结创业者的热情。

继小米集团(01810.HK)、OPPO和轻橙之后,2021年12月25日,牛创新能源创始人李一男的造车项目“自游家”正式官宣。与此同时,李一男还意气风发地表示,“自游家”的产品“肯定是高端,这个是不容置疑的”,如果一切顺利,首款产品将于2022年9月正式量产。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自游家”问世两天前,李一男的前东家华为联合小康股份(601127.SH)旗下赛力斯,推出了深度赋能的高端AITO品牌首款中型豪华SUV“问界M5”。对此,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同样高调宣称,“问界M5可媲美百万豪车”。

作为华为的“前太子”,李一男经历既传奇又坎坷;华为登顶中国高端智能手机头把交椅后,也遭遇了各种打击。

李一男以及其老东家华为的遭遇想必让很多人唏嘘不已,但更令我们好奇的是,李一男与华为相继驶入造车深水区后,会激起怎样的涟漪?

华为“太子”

如果按部就班在华为工作,那么现在华为汽车业务的负责人乃至更高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是李一男。

作为华中科技大学首届少年班的学员,李一男加入华为可谓珠联璧合。1992年,正在读研二的李一男在导师的引荐下,进入成立仅5年的华为实习。随后,李一男开始在华为大展身手。官方资料显示,1993年6月,李一男研究生毕业,正式加入华为,近半年时间,就担任华为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

正是因为可以给华为带来更多的价值,此时不仅任正非对李一男“爱若亲子”,甚至“李一男可能会成为任正非接班人”的“太子”传言也不胫而走。只是这种传言越盛,潜在继承人压力越大。多位继承人逐鹿企业未来一把手时,往往会有一些人采取捧杀的方式攻击其他竞争对手,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不过正如《任正非传》所言,“李一男在华为的经历是比较光鲜的,由于一路过于顺风顺水,他的地位越高,与任正非之间的潜在矛盾似乎也越大。”

1998年,出于让李一男全面发展的考虑,任正非将李一男调离中央研究部,转战市场部,从事产品推广、营销方面的工作。不过由于李一男属于典型的“理工男”,很难适应公关活动。因此,坐冷板凳的李一男在这段时期倍感压抑。

2000年,恰逢电信行业遇冷,任正非发表《华为的冬天》,并鼓励员工自主创业,成为华为的代理,但禁止离职员工触及华为的禁区——通信业务。

一方面自身发展受限,另一方面公司又提供了一个天然的窗口。2000年末,李一男拿着在华为多年奋斗而得的1000多万元的分红存款在北京创办了港湾网络有限公司。

凭借着在华为积累的人脉和技术,李一男的港湾网络一经创立就开始成为行业的明星。官方资料显示,2001年以后,港湾网络的营收就开始成指数增长。2002年销售额从1.47亿元陡增到4亿元,到了2003年,这一数字更是翻倍至10亿元。

不过李一男并不满足于仅做华为的下游分销业务。时至2003年末,李一男借与钧天科技合并,将触手伸到了华为的禁区——运营商的光传输市场。过度自信的李一男,终究会付出代价。

对此,任正非表示:“华为那时弥漫着一股歪风邪气,都高喊‘资本的早期是肮脏的’口号,成群结队地在风险投资的推动下联手偷走公司的技术机密与商业机密,好像很光荣一样。真是风起云涌,使华为摇摇欲坠。”

随后,华为成立以任正非挂帅的“打击港湾工作办公室”,对李一男的港湾网络多方打击。最终,在华为的“持久战”面前,港湾网络孤木难支,于2006年被华为收购,而李一男也回归华为。

不过经历了背叛与妥协,李一男和华为再无此前的水乳交融。在熬过了“至少要在华为持续工作两年”的协议后,2010年,李一男离开华为,加盟百度,任职CTO。

自此,李一男的职场之旅变得凌乱。自2010年末至2014年中,其先后任职百度、无限讯奇、金沙江创等企业,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锚点。

小牛铺路

2014年,可以称为中国电动汽车元年,各路资本蜂拥而至。李一男并没有选好大赛道,他选择切入了市场体量不会特别大的电动自行车。李一男和胡依林创立了小牛电动(NIU.US)。然后,凭借李一男在资本圈的强大背景,小牛电动获得众多资本大佬加持。

不过2015年6月,刚刚发布完小牛电动N1后,李一男在深圳机场就被检方带走,并被判处两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处罚金750万元。这主要是因为李一男在金沙江创担任投资人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涉及700万元的股票内幕交易。

这次惨痛的经历让李一男消失了两年多。直到2018年3月,牛电科技创始人、原CEO李一男已加盟梅花天使创投并担任合伙人职务,李一男才算正式回到了大众视野。

小牛电动并没有因为李一男被抓陷入绝境,而是在电动自行车领域独领风骚。

2018年10月,小牛电动在纳斯达克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IPO前归属于小牛电动创始人李一男的Glory Achievement Fund Limited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持有59014235股普通股,占总股本的43.8%。

小牛电动近年来表现也还不错,从财报来看,2021年Q3,小牛电动总营收为12.264亿元,同比增长37.1%;净利润为人民币9170万元,同比增长14.6%。只是,李一男持有的股份也降到了5%。

创立小牛电动的经历,对于李一男近年来切入电动汽车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小牛电动多年积累的自动驾驶、电池、人才等技术,对于李一男切入新能源汽车行业也有先天的优势。

除此之外,小牛的管理层也成为李一男造车的人才库。有传闻称,小牛设计副总裁刘传凯已加入李一男创立的“自游家”,后续将带领“自游家”的造型设计团队。据了解,在加入小牛之前,刘传凯曾在宝马旗下的创意咨询公司Designworks任设计总监,加入小牛后,主导了小牛电动M1的概念设计。

殊途同归

李一男入局造车,不得不提及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

李一男和李想在多年前已经相识。有消息称,胡依林与李一男的相识,就是经李想搭线。

李一男也没有掩饰与李想的交情,他坦率地表示,“没造车之前,李想给了我很多分享,他人很好,知无不言。”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李一男和李想将会上演雷军偷师黄章的故事。因为从技术与产品定位的角度来看,李一男并没有恶意碰瓷李想的意思。

只是,李一男和李想都选择了增程式路线。李一男被问及为何首款产品选择增程式时说:“选择增程是对现实的妥协。”

这条道路被视为电动车发展的捷径。很巧,华为也作出了同样的选择。

从技术层面而言,油电两用的增程式方案,一方面可以避免新能源汽车上游产业链产能爬坡时电池成本过高的问题,另一方面,作为发电机的内燃机还能同时享受燃油车供应链的红利。

雄心勃勃的李一男会与华为形成直接竞争关系吗?

各车型参数比较图

这一点,从价格到产品定位都可见一斑。有媒体爆料称,李一男的首款产品起售价预计在20万元左右,拥有5个座位。作为对比,问界M5的起售价为25万元,并且也是5座车。

由此来看,兜兜转转20年,李一男和华为这对冤家,很可能再次成为对手。

不过与20年前李一男借着华为的肩膀,成为通信业的明星不同的是,在造车领域,李一男似乎并不具备和华为掰一掰手腕的实力。

这不仅仅来自于问界M5比自游家NV提前近一年的时间量产,更因为华为有着比李一男更多的资金和技术储备。

蔚来汽车CEO李斌曾说过,没有200亿元不要造车。小米在2021年初宣布造车时,也表示将会首期投入100亿元人民币,并将在未来10年继续投资100亿美元。

2021年9月的2021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首席运营官王军表示,2021年以来,华为仅在汽车零部件领域的研发投入就超过了10亿美元。

反观李一男的自游家A轮仅获得了5亿美元的融资。这对于百亿规模的造车市场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而过去一年,李一男将此前小牛电动40%的持股减至5%,似乎也是为造车铺路。切入新能源汽车大赛道,钱总是不足的。

只是华为和自游家都是新能源汽车的新兵,谁也不能够说谁将在未来赛道跑出来。当然,华为“蓄谋已久”,尤其是在自动驾驶方面有一定积累。2021年中,华为位列2021年中国自动驾驶专利排行榜第二,仅次于百度。反观自游家则名不见经传,或许未来李一男将会拿出更多干货。

由此来看,在被问及“NIUTRON的优势”时,李一男表示“我没有观点”,似乎并不是谦虚。

挤入新能源汽车大赛道的李一男,会不会在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超过20%,市场竞争加剧时与华为直接PK呢?甚至,华为将这位“前太子”再度招安呢?

或许,一切皆有可能。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