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

A股惊现“胡什么东”,西藏珠峰信披多不走心?

2024/4/28 14:07:53 0人评论 15802 次

信披不是儿戏,从拒绝“胡什么东”开始。

作者 | 徐长卿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马什么梅、马东什么、什么东梅?”

喜剧电影《夏洛特烦恼》的经典情节照进了现实。

4月25日,上交所对西藏珠峰资源股份有限公司(600338.SH) (简称“西藏珠峰”)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监管警示,称上市公司公告信息披露不准确,反映出公司日常信息披露存在缺陷,多份公告中出现低级文字错误,造成较大影响。此前4月18日西藏珠峰一篇公告因错别字引发热议——董秘名字竟出现四个版本,分别是“胡晗东、胡哈东、胡啥东、胡眕东”。

图片

董秘作为公司信披的把关人,自己的名字竟被接连写错,令人匪夷所思。对于投资者来说,看到这种质量的公司信披,不知道作何感想。

截至4月26日收盘,西藏珠峰报8.93元/股,总市值为81.64亿。股价较2021年高峰的50.89元/股,下跌82.45%,市值蒸发超300亿元。

乌龙公告

“信任桥梁”如何维系?

西藏珠峰董秘到底叫什么?年报显示,公司的董秘为胡晗东。2005年7月至2014年4月,胡晗东历任西部矿业证券事务代表、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等职务。2016年2月,胡晗东加入西藏珠峰,现任公司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兼董事长特别助理。2022年报显示,胡晗东的年薪为62.4万元,共计持有公司股份8.25万股。

对此,西藏珠峰回应,由于公司工作疏忽,导致公告中存在部分错误。主要原因系公司工作人员直接拷贝了PDF文件的文字而未进行仔细检查复核,导致了文中出现多处错别字。不仅公告中三次写错公司董秘名字。内文将监督管理措施写成“措旅”。此外,公告中还有履行“职贵”、仍应承担相应的“贵任”等词汇。

图片图片

股吧网友评论

对于上市公司公告乌龙事件,经济学家宋清辉曾在社交媒体撰文表示,上市公司年报频繁出错的现象很常见,其中工作失误、把关不严等是主要原因。但类似的信披疏漏无疑将会对中小股东造成不利的影响,很难想象他们会为中小投资者利益着想,理应遭到交易所通报遗责。

信披问题连遭警示

信息公告本是上市公司和投资者之间得以沟通的信任桥梁,也是投资者判断上市公司价值的关键信息渠道。但对于西藏珠峰来说,去年以来,因信披问题遭警示可是老生常谈,可以说几乎是每隔半年,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相关人员便会遭到一次监管警示。

4月18日晚间,西藏珠峰发布《关于对西藏珠峰资源股份有限公司、黄建荣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这次西藏珠峰被出具监管公告主要涉及事项为:新疆塔城国际资源有限公司(简称“塔城国际”)原持有的西藏珠峰股份于2021年7月13日被国家税务总局塔城地区税务局稽查局轮候冻结,西藏珠峰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迟至2024年1月13日才对塔城国际上述股份轮候冻结事项进行补充披露。

2023年6月,西藏珠峰因子公司塔中矿业将部分并下建筑物折旧年限由15年调整为3年,未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同时,未及时披露其阿根廷盐湖项目暂停审核环评申请、日常关联交易事项中未进行审议和披露,公司时任总裁王喜兵等人遭到监管警示。

2023年12月,西藏珠峰因存在未审议披露2016年发生的部分关联交易事项,以及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2018年年报披露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科目财务数据不准确等问题。上交所对公司时任董事长黄建荣等人予以监管警示。

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律师表示,根据《证券法》的规定,公司披露的信息与客观事实不符的,均认定为虚假陈述的违法行为。笔误导致投资者产生误解,并且对市场股价产生了影响的,视为虚假陈述情节严重。

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可以依法维权,要求上市公司及其责任人赔偿损失。交易所有权对违规行为给予纪律处分。如果情节严重的,监管机构可以进行行政处罚。

频被警示的西藏珠峰是做什么的?西藏珠峰成立于1998年,以生产高档大排量摩托车起家,并于2000年上市。“珠峰摩托”一度是全国销量最大的组装摩托车品牌,但是随着摩托车竞争已成红海,加之大城市禁限摩托车发展小轿车,珠峰摩托2002年起就陷入经常亏损的境地,也多次“披星戴帽”。

2004年,牵涉走私摩托车及偷逃8亿余元税款,此后,上海商人黄建荣及其女儿黄瑛控制的塔城国际1.12亿元受让原控股股东所持41.05%股权(每股1.73元,共6500万股),黄建荣一举成为西藏珠峰新的实控人,并拉开了ST珠峰重组帷幕,西藏珠峰自此为转型矿产企业。

频换队友

西藏珠峰的投产之困

近年来,电动化风潮席卷全球,新能源赛道的投资越发火爆,西藏珠峰也踏上了新一轮风口。

早在2017年,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国,且产能仍在增加。作为动力电池的正极原材料,锂需求随之暴涨,锂矿一跃成为最具价值的战略性资源。在原料锂的获取上,矿石硫酸法提锂总成本在5万元/吨左右,而盐湖提锂成本约在3万元/吨,甚至可以降到更低。“盐湖提锂”概念一度大火,资本市场中甚至出现沾“盐湖”必涨的情况。

宁德时代(300750.SZ)、赣锋锂业(002460.SZ)等巨头在海外“争抢”的锂矿多数为盐湖矿。西藏珠峰也不甘落后。2018年二季度,西藏珠峰以2亿美元收购控股阿根廷两个锂盐湖项目,自接手盐湖提锂项目以来,西藏珠峰一直在通过多种渠道募集资金。

根据西藏珠峰的资料介绍,这是一个“特大型”项目,计划建设5万吨/年碳酸锂当量锂盐产能,总投资达到45亿元。如进展顺利,预计2022年,阿根廷锂盐湖可生产3500吨碳酸锂当量,2023年一季度可全面投产,2025年达到年15万吨碳酸锂当量锂盐产能目标。

因此,在2021年9月,西藏珠峰拟定增募资不超过80亿元,用于阿根廷锂钾有限公司年产5万吨碳酸锂盐湖提锂建设项目。彼时,碳酸锂价格已有2020年初的月4万元/吨涨至约10万元/吨。

一时间,合作纷至沓来,比如宋都股份(600077.SH)尽管毫无盐湖提锂项目开发的经验与人才,仍决定垫资16亿元参投西藏珠峰阿根廷项目,这甚至引起监管部门关注,连夜下发问询函。

然而外部输血过程可谓一波三折。西藏珠峰先后与启迪清源、宋都锂科、柘中股份、中电建国际等合作方,围绕阿根廷盐湖提锂项目谋求合作,但是最终未能成功。

久则生变,锂风口留给西藏珠峰的时间也不多了。从2020年下半年至今,碳酸锂从4万元/吨涨至最高60余万元/吨。而进入2024年以来,碳酸锂价格已逐步回升且呈现区间震荡态势。自3月1日以来,电池级碳酸锂现货报价已在10万—13万元/吨区间波动。

而其业绩也不容乐观,据西藏珠峰1月30日披露的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3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0.99亿元至1.49亿元,同比下降124.07%至136.1%,较2022年由盈转亏。

上市公司信披走心有多难?

野马财经发现,上市公司的信披乌龙事件并不少见。因为笔误、描述错误、计算与统计错误等造成的乌龙正层出不穷。

2023年9月,广东省广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披露债券半年度报告。报告中,一家子公司名称被写为“那要不住哥哥家里吧~”, 本应该严谨专业的财务报告,瞬间就变成了一场“桃色乌龙”,一时间引发了全网热议。

2021年,格力电器(000651.SZ)在发布的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中,出现了“张伟,男,1976年畜生”的字样,被广泛报道后,该文件才被更正为“张伟,男,1976年出生。”

对此, 独立财经撰稿人皮海洲表示:“从正常情况分析,格力电器募资说明书中称张伟董事为‘畜生’,这应该是打字时的一种‘手误’,属于乌龙事件的可能性较大。只不过格力电器的这个乌龙事件闹得性质有些恶劣,直接将张伟董事骂成了‘畜生’,这个乌龙事件有点糟糕。”

2018年3月,菲利华(300395.SZ)年报显示,菲利华的董监高成员个个都有超高年薪。其中董事长吴学民110亿元、总经理商春利88亿元、董事、副总经理周生高79亿元、财务总监李再荣78亿元、董事会秘书郑巍65亿元等。14位董监高成员薪资合计达698亿元。随后,菲利华发布更正公告。实际上,是将表头的单位元误写为了万元。

除了把数字写错,更有甚者张冠李戴,将自己的公司名称误写为其他公司。2021年3月26日,哔哩哔哩(9626.HK)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在文件的第一页中“本公司”前的具体公司名称误写为“百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此前,百度刚刚于2021年3月23日完成港股上市流程。

2019年,吉药控股(300108.SZ)发生了披露重组信披乌龙事件,因存在误导性陈述而造成投资者受损而被处罚。四个月后,吉药控股连同相关高管上交共130万元为此买单。

对此,央视网曾评论称,“公开上市不是儿戏,要面对所有公众投资人的挑剔目光,申报材料是其中常规性、必要性的部分,是最不应该发生错误的地方。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信息,才能维护资本市场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杨兆全律师认为,上市公司公告中的乌龙事件,一方面影响了上市公司在投资者心目中的形象;另一方面,误导了市场和投资者对公司的判断,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


已有0人点赞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