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 > 雷达原创

小鹏面临掉队危机,何小鹏被卷到一周干七天活

2023/3/19 19:42:19 0人评论 1391 次

当前两者已经双双迈入营收400亿+俱乐部的时候,小鹏汽车的营收还未满300亿元。而营收规模被理想汽车甩开180多亿元的小鹏汽车,去年的净亏损却是前者的2.4倍。即便与自身相比,小鹏汽车去年的净亏损同比也扩大了87.92%。

雷达财经鸿途出品 文|莫恩盟 编|深海

继理想汽车、蔚来先后交出2022年的财务答卷后,小鹏汽车2022年的年报在3月17日姗姗来迟。 

在发布年报节奏上稍晚一步的小鹏汽车,其营收规模相较蔚来、理想汽车也落后不少。 当前两者已经双双迈入营收400亿+俱乐部的时候,小鹏汽车的营收还未满300亿元。而营收规模被理想汽车甩开180多亿元的小鹏汽车,去年的净亏损却是前者的2.4倍。即便与自身相比,小鹏汽车去年的净亏损同比也扩大了87.92%。

与此同时,小鹏汽车的毛利率指标也亮起了红灯。财报显示,小鹏汽车去年的汽车毛利率为9.4%,同比下滑2.1个百分点,不及理想汽车、蔚来19.1%、13.7%的汽车毛利率,在蔚小理中再次垫底。 

为了自救,小鹏汽车采取了大刀阔斧的内部改革,不仅在去年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的大调整,还于年初请来了有着“车圈铁娘子”之称的长城老将王凤英坐镇,由其全面负责小鹏汽车的产品规划、产品矩阵以及销售体系。不过,仅从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预期来看,小鹏汽车想要“满血回归”还需一定的时日。 

营收在“蔚小理”中垫底

天眼查资料显示,小鹏汽车成立于2015年,历经9轮融资,合计融资金额达数百亿元。 

3月17日,小鹏汽车发布了2022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至此,并称为蔚小理的三家造车新势力全部交出了自己过去一年的财务答卷。 

在各家公布自己的财报之前,蔚小理此前便已在年初就上一年的交付数据有过较量。此次财报中,小鹏汽车再次晒出了自己全年120757辆汽车的交付成绩,与上年981155辆的交付量相比涨幅为23%,这也是小鹏汽车首次达成年交付量突破10万辆的成就。 

但在蔚小理三者中,身为2021年销量霸主的小鹏汽车却从高处坠落,去年拿出的交付成绩直接从第一位降至最末位。 与蔚来122486辆的交付量相比,小鹏汽车2022年的交付量落后1729辆。而与理想汽车133246辆的交付成绩相比,小鹏汽车更是被甩开了超过1.2万辆的交付差距。 

而与同行的营收规模相比,小鹏汽车更是被曾经同属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友商甩开不小的差距。同期蔚来和理想汽车的营收均已站上400亿元以上的高度,分别录得492.69亿元、452.87亿元的营收,而小鹏汽车的营收还被困在300亿元以下。 

财报显示,小鹏汽车去年全年共录得268.6亿元的营收,同比实现27.95%的增长,但与2020年、2021年151.78%、259.12%的营收增速相比,小鹏汽车的营收增长已出现明显的放缓。 

小鹏汽车与对手在营收方面存在的巨大差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其在汽车销售收入上的落后。2022年,小鹏汽车的汽车销售收入为248.4亿元,不及蔚来、理想汽车分别高达455.07亿元、441.06亿元的汽车销售收入。 

利润方面,小鹏汽车当前所面临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财报显示,2022年小鹏汽车的全年净亏损为91.4亿元,而2021年小鹏汽车的全年净亏损为48.6亿元,同比扩大87.92%。 

若将时间范围进一步放大, 2018年至2022年,小鹏汽车的累计净亏损为218.25亿元,平均每年产生43.65亿元的净亏损。

与蔚来相比,小鹏汽车的净亏损还不算最差,前者去年144.37亿元的净亏损相较小鹏汽车多出近53亿元。不过,与理想汽车全年20.3亿元的净亏损相比,小鹏汽车的亏损规模大约是前者的2.4倍。 

尽管蔚来、理想汽车、小鹏汽车的一把手李斌、李想、何小鹏均对未来的盈利日期做出了预测,但若从去年全年的净利润指标来看,理想汽车在三者中似乎离盈亏平衡的目标更近一些。 

截至去年年末,小鹏汽车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投资及定期存款为382.5亿元。其中,短期投资及定期存款的余额占到382.3亿元。 

若按近5年43.65亿元的平均净亏损计算,小鹏汽车账上的钱还可以支撑其“烧”8年多。如果小鹏汽车没能缓解去年的亏损情况,按去年91.4亿元的净亏损计算,这笔钱则只够小鹏汽车再“烧”4年左右。 

毛利率指标亮起红灯

除了必要的销售成本外,小鹏汽车的钱都花哪了? 财报显示,2022年小鹏汽车的研发开支为52.1亿元,与上年同期的41.1亿元相比扩大了26.8%。

对此,小鹏汽车解释称主要是由于研发人员增加导致雇员薪酬增加,以及与开发新车型以支持未来增长有关的开支增加所致。 

纵向来看,小鹏汽车的研发开支有所上升,但在蔚小理中小鹏汽车去年的研发投入却是最低的。2021年,蔚来、理想汽车的研发开支分别为45.9亿元、32.9亿元;到了2022年,理想汽车的研发开支达到67.8亿元,蔚来的研发开支更是飙升至108.4亿元,2021年研发投入在三者中位列第二位的小鹏汽车,去年退至最末的位次。 

销售、一般及行政开支方面,2021年小鹏汽车的该项开支为53.1亿元,到了2022年小鹏汽车的该项开支达到66.9亿元,同比增加了26.1%,这主要是受到公司销售网络的扩张及相关人员成本的增加所致。 

截至去年年末,小鹏汽车一共有15289名员工,而截至2021年末小鹏汽车的员工数还停留在13978名。换言之,小鹏汽车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员工增加了1311名,同比增幅为9.38%。 

具体来看,小鹏汽车去年末的15289名员工中,从事研发、销售及营销工作的员工占到多数,分别达到6313名、6316名,占所有员工数的比重均在四成以上。此外,小鹏汽车还分别有2647名、87名、466名负责生产、一般及行政、运营工作的员工。 

对照上一年不同职能的员工数量,小鹏汽车去年员工数量攀升较为明显的主要是从事研发和生产工作的员工,分别增加了1042名、775名。 

与此同时,小鹏汽车还面临毛利率较低的难题。截至去年末,小鹏汽车的年度毛利率为11.5%,与上一年12.5%的毛利率相比下跌了1个百分点。虽然小鹏汽车11.5%的毛利率小胜蔚来同期10.4%的毛利率,但与理想汽车19.4%的毛利率相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 

进一步细化至汽车毛利率后,小鹏汽车下滑的幅度更为明显,其汽车毛利率指标从2021年的11.5%下跌至去年的9.4%,同比下滑2.1个百分点。对于该指标的下滑,小鹏汽车给出的理由是销售折扣的增加以及材料成本的上涨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汽车去年第四季度的毛利率指标甚至跌至个位数的水准,该季度内小鹏汽车的毛利率和汽车毛利率分别为8.7%、5.7%,两者同比分别下跌3.3和5.2个百分点。

若与理想汽车、蔚来2022年19.1%、13.7%的汽车毛利率相比,小鹏汽车再次垫底。按汽车销售收入和年度交付量计算,小鹏汽车去年的单车收入为20.57万元,而同期蔚来和理想汽车的单车收入为37.15万元和33.1万元。 

有分析人士指出,小鹏汽车的产品均价相较蔚来和理想汽车更低一些,这意味着小鹏汽车单车的利润空间相对更小。小鹏汽车若想在毛利率上实现对蔚来和理想汽车的反超,一方面需要加强自身在中高端车型方面的产品矩阵布局,进一步提升产品的定价和利润空间;另一方面,小鹏汽车则需要通过在销量上取得巨大突破,从而形成规模效应带动毛利率的提升。 

雷达财经注意到,目前小鹏汽车已在提升产品价格带的方面有所行动。去年9月,小鹏汽车推出了全新的旗舰SUV车型小鹏G9,该车的售价介于30.99万至46.99万之间,而这一定价已打破小鹏汽车产品的售价纪录,彼时该新车还被外界送上“小鹏最贵车型”的称号,但该车上市后并未达到预期表现,2022年全年的交付量为6373辆。 

王凤英新官上任“卷”到何小鹏

事实上,当前面临困境的小鹏汽车,并非不知自身目前所处的现状。尽管小鹏汽车去年交出的成绩不甚理想,但在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看来,当前的困境可以使得小鹏汽车比其他公司更早地看到行业面临挑战过程中在公司层面所遇到的问题,小鹏汽车可以更及时地进行战略复盘和调整。 

为了帮助公司进一步提升组织效率,小鹏汽车在去年10月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方面的大调整,成立了五大委员会和三个产品矩阵组织。 

与此同时,何小鹏对于公司的各项业务也将盯得更紧。何小鹏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小鹏汽车所有研发、生产和供应链体系将直接向他本人汇报。此外,何小鹏本人还将直管小鹏汽车的造型团队,公司在汽车产品的造型设计方面将采取内部赛马的机制,三个造型前端团队将同台竞技,最终方案择优录取。 

除了进一步加强自身对于公司的把控外,何小鹏还请来了外援加盟。今年1月末,小鹏汽车力邀曾为长城汽车效力30载的“车圈铁娘子”王凤英加入。小鹏汽车意图借这位在营销方面有一定实力的“女将”之手,助力其补全自身在市场营销方面的短板。 

据悉,新官上任的王凤英雷厉风行且干劲十足。有媒体报道称,王凤英在加入小鹏汽车后,曾立下三年销量达到百万级别、五年市值突破千亿美元的flag,因此王凤英还在公司内部有了“百万姐”的称号。不过,小鹏汽车方面对此予以否认。 

但王凤英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卷王”,刚加入小鹏汽车尚不满两个月,王凤英便已经保持了一周工作7天的工作节奏,王凤英的拼劲让何小鹏都发出“对我个人来说,最大的压力就是她一周工作7天,转为现在我们都开始干7天的活”的调侃。

据何小鹏透露,在回答对于小鹏汽车有何批评这一话题时,王凤英直接指出了小鹏汽车规划和营销都没有做好的问题。何小鹏还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去年底完成内部组织调整之后,小鹏汽车将大幅提高销售的效率,用于营销的费用会有很大幅度的下降。 

王凤英加入后,小鹏汽车已完成品牌和市场团队的初步整合,并重新确定了整体策略。而在销售网络的扁平化管理的组织调整上,小鹏汽车正在加强销售网络的布局,并致力于提高一线销售人员的培训和战斗力。 

小鹏汽车名誉副董事长及联席总裁顾宏地博士对于小鹏汽车接下来的表现也充满期待。他认为,随着产品组合的优化和营销体系能力的大幅改善,小鹏汽车将恢复销量和市场份额的增长。 

但就小鹏汽车在其财报内对于公司2023年第一季度的业务展望来看,小鹏汽车去年面临的困境尚未在年初得到缓解。 财报显示,小鹏汽车预期其今年第一季度的交付量大约在18000辆至19000辆之间,这一目标与2021年第一季度的实际交付量相比仍下跌了45%至47.9%。

若真如小鹏汽车CEO何小鹏所说的那样,小鹏汽车或许需要等到今年的第三季度,才会迎来销量环比、同比均大幅增长的丰收场面。 

基于第一季度汽车交付量暂时未能强势回弹的预估,小鹏汽车预期公司第一季度的营收将介于40亿元至42亿元,预计同比将减少43.7%至46.3%,营收的降幅大致与交付量的降幅保持一致。 

对于国内汽车行业的发展,何小鹏认为未来5年之内赛道内可能只会剩下不到25家车企,经过激烈的厮杀之后最终最多只有10家车企可以幸存下来。小鹏汽车能否走好接下来的发展之路,成为到时候赛道内仅剩不多的玩家之一?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财经评论(0)
查看评论
 

沟通、交流、进读者群、寻求授权,请加雷达学妹(微信:leidaxuemei),线索、爆料,请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更多精彩:欢迎扫码关注雷达财经微信:

已有0人点赞